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專案企劃

【人物】失明輔導老師呂冠霖的人生挑戰 只要不放棄終點永遠會等你

發表於 2021/02/19 3,781 次點閱 0 人收藏 4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在學校呂冠霖是深受學生喜愛的老師 (照片提供:呂冠霖)


從光明走到黑暗是什麼感覺? 對於呂冠霖來說,逐漸模糊的眼前光景像是老天爺在跟他開玩笑,國二那年罹患全球一年僅五例的粒線體視神經病變,視力在三個月內從 1.2 掉到 0.02 ,一切來得突然,年紀輕輕的呂冠霖曾被擊倒,但最終他站了起來決定成為一個輔導老師,成為那個幫助迷途青少年的嚮導,冠霖點滴在心頭的是在他每次挫敗時,那些幫助他的人以及不看好他的人們,「人生沒辦法每件事情都準備到 100% ,如果都做到 100% ,那就不叫挑戰了。」老天爺給冠霖的挑戰就是這樣猝不及防。



     還不是你生的

國三時罹患罕見的粒線體視神經病變,「一開始媽媽以為我只是不想唸書所以騙他,但後來視力真的越來越差,某一天突然左眼就只有光覺了,右眼三個月內也剩 0.0 幾的視力,那時候就覺得為什麼是我。」正值青春期的冠霖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被奪去了視力,自己還在掙扎的時候,就開始每天被母親帶到各種地方看醫生,中醫、西醫、各種偏方都試過,連生豬心都吃了,也常常到很偏遠的山區求神拜佛,冠霖曾經躺在床上想用棉被把自己悶死,但發現悶不死,自己也沒有勇氣。

呂冠霖與他的陪跑員合影 (照片提供:呂冠霖)


在求醫的過程中,母親常常在冠霖面前哭泣,「有一次在輔導室聽到媽媽和老師的對話,老師跟媽媽說要跟我講真實的狀況,原來是因為醫生說這疾病有很大機會是母系遺傳,所以媽媽很自責,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在爸媽面前哭過。」母親心裡過不去的坎不時還是會被冠霖觸碰,「有一次學校美術課要交作業,媽媽經過我旁邊,隨口說了一句怎麼畫這麼醜,我下意識回了一句還不是你生的,媽媽就大哭了起來,那時候我才意識到除了自己,媽媽也同樣因為我的病情而難受著。」當時冠霖心裡想著以後要成為更堅強的人。


     跌倒了自己站起來

兒時原本立志想要當警察的冠霖,在面臨視力病變後頓時失去人生方向,雖然課業還算維持住,高中考上高雄地區的第一志願高雄高級中學,「那時候想想這樣好像也夠了吧,考上好學校,剛開學的時候,特教老師帶著我認識環境,他問我有沒有辦法自己走到校門口,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說可以,但我大概走了兩個小時都還沒走到,最後甚至還跌倒了。」不服輸的性格讓冠霖跌了一跤,但接下來老師的一句話一直到現在都在他腦中不時浮現,「如果你是一般的孩子,我一定會扶你起來,但因為你是特殊的孩子,所以我會希望你自己起來。」

呂冠霖在跑步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價值 (照片提供:呂冠霖)


現在看來特別受用的一句話,當時還是讓冠霖心裡不好受,動了休學的念頭,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校長和主任在聽說自己想要休學之後,特別跑來教室慰留,班導也不時打電話到家裡關心慰留,那時候班導跟我說「如果你今天休學了,我每天就只要面對40幾個正常的學生,其實我比較輕鬆,但我覺得這樣對你們並不公平。」自從視力病變後,不時的請假看醫生、鄰居的閒言閒語,讓冠霖母親壓力非常大,但母親始終跟冠霖說,「媽媽會盡全力幫助你,你不要放棄。」這些經驗讓冠霖知道在逆境中,如果沒有人陪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得到這麼多的關心,讓冠霖心中萌起成為輔導老師的想法。


     倔強

立下新目標後的冠霖在大學時順利考上台灣師範大學心理輔導系和特殊教育系雙主修,一切都按照冠霖的想法運作著,大三要實習時,在選擇實習學校時,系主任建議去一般的學校實習,因為如果是去啟明學校,很多問題可能不會遇到,這樣就少了磨練的機會。

雖然知道去一般學校會遇到困難,但真正讓冠霖受挫的還是他人的眼光,「一開始大家都不太認識我,對於我帶著一隻導盲犬也不太清楚具體是在幹嘛,那時候走在校園裡遇到校長,校長知道我是視障實習老師之後,直接說你是瞎子喔,接著問我家裡做什麼的,因為媽媽是做美髮的,校長就說有時候不要這麼堅持啦,回家幫客人按摩也不錯啊。當下會覺得非常非常的挫折。」

除了校長以外,少數同事也會有一些質疑的聲音,「那時候對教育有點失望,覺得為人師表卻說出這些話,他們根本不認識我,只看到我的眼睛不好,就否定我所有的能力,那時候走路上班的過程,都會小小聲地唱五月天的倔強,算是幫自己打氣。」這條路是冠霖真的想要好好走下去的,因此他面對質疑決不退縮!


     自我懷疑的過程 是學生拉了我一把

「雖然自己給自已很多信心,但還是會有自我懷疑的時候,好在除了質疑,也很多人給我力量,實習過程中常常會接觸到學校的中輟生,其中有一次在輔導室陪兩個學生,我記得是聊到游泳,有個在班上被排擠的同學,問我說老師你眼睛瞎了那游泳要戴蛙鏡嗎? 我知道他沒有其他意思,但另一個中輟生突然跳起來翻桌,大聲嗆說你再問一次,我就把你眼睛戳瞎丟到游泳池。」因為師生衝突而中輟的孩子竟然為自己說話,這讓冠霖感到非常溫暖。

「後來我就把他拉出輔導室,他問我同學這樣講會不會很受傷,這讓我很意外,這件事也讓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力量,我也思考那我的力量是什麼?」輔導學生的過程中,陪伴學生找尋自己的力量以及價值的同時,冠霖也找到自己的力量以及人生價值。


     其實只是想要減肥而開始的馬拉松之旅

「其實一開始接觸馬拉松,只是為了要減肥,當時跟朋友賭半年內減九公斤,結果過了四個月不但沒瘦還胖了,那時候就不想輸啊,因為賭太多了,什麼機票啊、大餐啊,所以就在社群平台上找陪跑員,結果還真的讓我找到陪跑員,是在中和的警察,那時候就設定目標七個月後他要跟我一起跑虎尾馬拉松半馬,一開始根本連四、五公里都跑不了,但看看跟朋友約定的時間不斷靠近,就逼自己跑。」單純是因為減肥以及不服輸而接觸的馬拉松運動,到了後來才真正成為冠霖的愛。

準備出發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呂冠霖 (照片提供:呂冠霖)


「真正愛上馬拉松是隔年的金門馬拉松,那時候一個月跑了兩百多公里,訓練量很大,付出很多努力才去比的,又是第一次全馬,當下就跟自己說絕對不能放棄, 其實 30 公里左右就抽筋了,但就是堅持下去,最後 10 幾公里時每一步都在抽,不過那種堅持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很厲害,雖然腳很痛但精神卻很滿足,那時候才真正愛上跑步。」

冠霖是台灣第一位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視障跑者,「因為家裡做服務業,小時候也不太出去,跑步讓我可以順便出去看這個世界,因為視障的緣故,坐車其實沒感覺,但跑步是可以跟地方連結,感覺更加深刻。」冠霖的波馬體驗非常特別,那天下著大雨,氣溫非常低,很多跑者都選擇放棄,但他堅持完成。

身上有很多人的期待,讓冠霖在惡劣的天氣下堅持比賽,「當時補給站的水和運動飲料都是冰的,大概跑到26、27公里的時候,心臟凍到快不行了,最後一公里的時候,我把雨衣整個脫掉,因為號碼布上面有國旗,路邊的觀眾開始對我喊著加油、你成功了,那一刻覺得身為一個台灣的視障跑者,好像蠻值得驕傲的。當衝過終點的那一刻,第一個想法是覺得好餓好冷,馬上就去找東西吃了。」冠霖開玩笑的說著波馬完賽後的心情。

陪伴著呂冠霖的導盲犬 (照片提供:呂冠霖)


     人生不用每件事情都準備到 100%

「人生不用每件事都準備到 100% ,準備到 100% ,就不叫挑戰自己。」這是冠霖的陪跑員跟他說的,「一開始我要跑步的時候,很多人都不看好,但當我真的做到了,旁人才知道原來我可以,眼睛不好,好像跟跑步一點關係都沒有,大部分的人練跑可能一個人,但我們有陪跑員,有一個人可以近距離的幫我加油。以前都以為黑暗是很可怕的,但沒想到有人陪伴的時候,我也能跑步。」

「考正式老師的時候,每次到第二關都會被問很多奇怪的問題,比如說你平常都怎麼洗澡啊,類似這種問題,讓我覺得我到底要不要讓別人一開始就知道我是視障者,我以前都以為我很接受自己是視障者這件事,但每次到這種時候我才發現我好像也沒有真正接受。」冠霖在不斷碰撞中慢慢找到自我認同。

「後來我發覺有時候別人問出這些問題時,不一定是質疑,我也想想自己眼睛是好的時候,我可能也會問相同的問題。當別人問你一些事情是怎麼做到時,你就告訴他們怎麼做到的,這點很重要。」

「跑步是一種提醒,提醒自己是可以堅持的,可以很有力量的,其實你只要不放棄終究會到終點。」雖然人生不可能 100% 準備好面對所有事,但可以敞開心胸接受各種挑戰,終究也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力量所在。


「愛運動動無礙」Together we move 更多資訊歡迎點此查詢

責任編輯:Andrew Chen

圖片來源:呂冠霖


*運動故事 盡在運動筆記*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