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話題】破世界紀錄靠的是「科技興奮劑」?是酸葡萄還是中肯之言?

發表於 2021/02/17 9,316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2020-12-27 11:53:05

何謂「公平」?

2020 年誕生了諸多新世界紀錄,對此有人驚嘆,稱讚不已,就有人不屑,對此嗤之以鼻。

這一次站出來說話的是 Hellen Obiri。來自肯亞的 Obiri 是場地賽名將,拿過兩次世錦賽女子 5000 公尺冠軍,同時她還手握一枚里約奧運會的銀牌。她這一次發聲,矛頭直指 Joshua Cheptegei 和 Letesenbet Gidey,在 2020 年的 10 月 7 日,兩人在瓦倫西亞分別打破了男子萬米和女子 5000 公尺的世界紀錄。

(??延伸閱讀:【國際快訊】 女子五千 Gidey 男子一萬 Cheptegei 雙破世界 瓦倫西亞紀錄挑戰之夜!




贏下世界冠軍時的 Obiri 認為兩人打破世界紀錄是依靠「不公平的競爭優勢」,而她所指的是國際田聯於 2018 年引進的 Wavelight 科技。


  仗義執言?

什麼是 “Wavelight”(配速燈)?

經常關注場地賽的田徑愛好者們肯定已經發現,現在的場地跑,隨著運動員一圈一圈地前進,跑道邊上也會有燈光依次有節奏地亮起,這就是 Wavelight 科技。它的作用是讓燈光依次亮起的節奏跟預先設定好的時間或是配速相匹配,那麼運動員就能夠一直跟隨著它進行速度的調整,在比賽中有明確的目標依據。



當 Wavelight 轉為紅色,可以用來警示起跑犯規,當它顯示白色,則顯示為某項待破的紀錄,當它是藍色的時候,則是被用來呈現特殊的視覺效果。

在引進這些科技時,國際田聯的初衷時讓運動員能在比賽中有明確追逐的目標,這能幫助他們收穫好成績。另外,他們希望觀眾能因為這個燈光效果,獲得更出色觀賽體驗。



但 Obiri 認為,借助 Wavelight 與服用興奮劑無異,都是作弊。她認為配速固然是比賽的一部分,很多運動員都會在比賽中找其他人來為自己配速,但兔子在領到一定的距離之後會退出比賽,Wavelight 不會,它會全程領著你前進。不斷提醒你現在是比世界紀錄快還是慢。等於說,這打破了大家那麼多年以來的一個約定俗成的慣例。

Obiri 反對 Wavelight 的另一個論點是「它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Wavelight 目前並不是所有跑步賽事裡的“標配”,那麼也就意味著能跟著燈光一路去追逐紀錄的是少數群體。只有頂尖的幾個人能享受到的,不是特權又是什麼呢?



Obiri 說,當今世界可能有一打(應該是虛指,為數不少)以上的運動員有實力去打破世界紀錄。但像 Cheptegei  和 Gidey,他們在破紀錄時,全場只有一個人在跑,賽事組織方為他們設定了在規則允許內的所有有利條件,讓他們順利地、成功地拿下新世界紀錄,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全佔了,換句話說——世界紀錄相當於是「造」出來的。 



「以前在比賽中,一旦運動員開始領跑,因為眼前沒有了目標,他不知道自己當下距離某個特定的紀錄還有多少差距,所謂為了有好成績,他只能竭盡全力地去沖,而現在他們不需要了,甚至在訓練中也不像以前老一輩的人那麼拼命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可以得到科技的輔助。」

Obiri 提到了老一輩的世界紀錄保持者迪巴巴和貝克勒,他們為了世界紀錄拼勁了全力,收穫的榮耀是他們應得的。

「我同樣對新科技帶來的進步和發展感到喜悅,但有時候我們確實還是需要靠真材實料來努力去追求成績,而不是依賴於外物。就像我們以前所做的那樣。」


   理性討論

這不是 Wavelight 第一次遭受質疑,事實上在該科技一經引用之後,就收到了不少來自「老派」田徑迷的反對,而 Obiri 只不過是目前為止發聲的最知名的人物。類似的爭議並不只針對 Wavelight 這一項,最近幾年,大家說的最多的「科技興奮劑」,當然還是高科技的碳板跑鞋了,其中以 Nike Vaporfly 系列的跑鞋所遭受的批評最多。



這幾年不斷有穿著 Nike 碳板跑鞋創造新世界紀錄的情況出現,大家也開始對碳板跑鞋帶來的科技優勢產生了質疑,尤其是當 Eliud Kipchoge 穿著特製的、當時還是樣品的 Alphafly 全馬跑進兩小時之後,迎來了一波爭議高潮。這也引得國際田聯不得不針對這雙新鞋做了一番調查,並隨後推出了全新的競賽用鞋規定(雖然現在又出爾反爾地對規則做了修改)。 

雖然現在各大品牌都在爭先恐後地推出自家的碳板鞋,越來越多的大眾跑者也能夠感受到碳板跑鞋帶來的澎湃動力,但那也是在 Nike 先吃螃蟹先嘗完甜頭之後,大家都不甘心讓其獨享其成的結果。在此之前呢,確實只有少數穿到 Nike Vaporfly 鞋子的精英運動員得到了科技帶來的優勢。



所以,問題的關鍵並不是跑步需不需要科技,或者依靠科技的跑步是不是等於服興奮劑。而是這些新科技帶來的功效,是不是所有人——或者退一步講,絕大部分人——能夠享受到,能夠擁有的,這才是判斷「公不公平」的標準。

Kenenisa Bekele 曾在 Kipchoge「破2」成功之後接受采訪說,同樣的條件之下,換成自己,也一樣能夠跑進 2 小時。因為貝爺德高望重,也有那實力,所以他的話聽起來不卑不亢,但他確實也是意有所指——Kipchoge 的破2 享受到了太多為其特定的有利條件了。指定的地點,指定的跑道,分批領跑的兔子以及兔子們提前演練好的陣型,Nike 專門為這場比賽準備的 Alphafly,當然還有組織方提供的種種後勤保障,享受到所有這一切的,只有喬神一人,如果換成其他世界頂尖的精英呢,是不是也是一樣能夠得到差不多的結果?

(??延伸閱讀:推倒破二高牆 Kipchoge締造歷史 展望未來



時代在變,科技帶來的便利和革新是我們所無法抗拒的,運動領域自然也是如此,我們不能因此否定科技所帶來的好處。但當我們說「科技帶來不公平」的時候,並不一定是眼紅別人的成功,而是大眾對少數人的「特權」發出的不滿的聲音——在這種情況下,運動競技就已經失去了它最純粹的意義。

你怎麼看呢?歡迎分享你的想法喔!


責任編輯:Joanna
原文出處:愛燃燒《破世界紀錄靠的是“科技興奮劑”?酸葡萄還是理中客?》
圖片來源:愛燃燒

*跑步話題,盡在運動筆記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
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