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筆記講古】史上最古怪最難以置信的馬拉松賽

發表於 2020/04/06 4,057 次點閱 4 人收藏 428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馬拉松是紀念雅典士兵菲迪皮德斯由馬拉松平原跑回雅典報捷的事蹟,以艱辛著名,代表著人類的堅毅精神。從1896年的首屆現代奧運會開始上便是最具代表性的項目之一,每屆也是壓軸登場。不過,回顧 1904 年的那一場比賽過程,大家會發現今天的比賽真的算不上什麼。那場比賽中,不到一半的人能完成,而多名運動員與死神擦肩而過。

1904 年的奧運會在美國聖路易斯市舉行,舉行的項目僅有今天的三分之一,而大多數比賽也不設女子組別。因為是首次在美國舉行,很多城市也搶著辦,最後芝加哥贏得主辦權,不過後來聖路易斯卻出招把主辦權搶了過來,方法就是在接近同一時間舉行世界博覽會 (Louisiana Purchase Exposition)。最終,當局把這兩個盛事合而為一。古怪又不可思議的馬拉松故事由此誕生。

在那個年代,對很多歐洲和亞洲運動員來說,前往美國的旅費太貴,剛巧又碰上日俄戰爭令周邊局勢緊張,令大多運動員沒有前來,最後該屆奧運的 651 名運動員中只有 62 名來自北美以外的國家,並且只有 12 至 15 個國家/地區參加了比賽。馬拉松賽只有 32 名,當中有豐富馬拉松經驗的只有五名美國人,John Lordon、Arthur Newton、Sam Mellor、Thomas Hicks、和 Michael Spring。Spring 及 Hicks 分別是1904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的冠亞軍。Fred Lorz 比較特別,他憑藉一場「特別 5 英里」比賽中出色的表現卻贏得了參賽資格,但他跑馬拉松還算不俗,在 1904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中獲得第五名,在1903 年那屆中排名第四。該屆賽事其他選手多為中距離運動員。


1904年世界博覽會 (Louisiana Purchase Exposition) 的海報 (來源 : 維基百科)


奪命魔鬼賽道

比賽日期是盛夏的 8 月 30 日,由於某些原因,大會認為最好在下午 3 時 而不是早上舉行,即是說運動員必須在超過攝氏 30 度(超過華氏 86 度)的高溫下跑步,而賽道全長 24.85 英里 ( 40 公里 ) ,卻只有兩個位置可以補給食水,就是 6 英里的一個水塔 及 12 英里的一口街井。外來的運動員不習慣井水,因此,許多人有腸道問題。

賽道還要經過七座山丘,每座高 100 英尺至 300 英尺不等,當然少不免有一些「長命斜」。當年還沒有柏油路,賽道全為泥路,汽車和馬匹經過一定會揚起的大量塵土。比賽期間,跑手邊跑邊要忍受著這種環境,對他們來說是個極大難題。

該屆賽事的路線圖 (來源 :  stltoday )

跑手賽前留影 (上)、起跑線上 (中)、起跑一刻(下) ( 來源 : mohistory )


有選手差點被灰塵殺死

比賽中,美國選手 William Garcia 被人發現躺在賽道中間的道路上,原因是吸入工作人員的汽車和馬匹揚起的大量灰塵而遭受嚴重的內部傷害,差點成為首位因比賽而喪生的奧林匹克運動員。原因是大量灰塵顆粒侵蝕胃膜壁,並導致嚴重的內出血,幾乎令這位來自美國加洲的選手喪命。

另外,John Lordon 就在起跑後半英里左右因為嚴重嘔吐而放棄。

美國選手 William Garcia 被人發現躺在賽道上,差點成為首位因比賽而喪生的奧林匹克運動員 ( 來源 : mohistory )


古巴郵差可能是比賽中最沒有準備的運動員

另一個「出事」的選手是古巴郵差 Andarin Carvajal,又名 Felix Carvajal ,可能是所有選手中最沒有準備的一位。他在新奧爾良(New Orleans)賭輸了所有錢,只能靠搭順風車及步行前往聖路易斯,起跑前他穿著白襯衫、長褲和長靴,有其他選手同情他為他找來剪刀,剪成短褲的模樣。起步時間也因此延遲。

更意想不到的是,他比賽開始前的 40 個小時內,竟然沒有進食。比賽時,他搶走了路人的車上兩個桃子,經過一個果園時也摘了一些蘋果,不過是爛的。他還出現了嚴重的胃痙攣,又在途中小睡片刻,但他還是有機會獲勝。但是,他比賽中途卻又停下來與沿途聚集的人群閒聊。儘管經歷了這些艱辛,他還是奇蹟般地獲得了第四名。

古巴郵差 Andarín Carvajal 就是穿成這樣子比賽,「短」褲是即場剪出來的 ( 來源 : mohistory )


首次有非洲人參加奧運會,就是參加這場馬拉松

這屆奧運會首次有非洲選手參加,共有兩位,是來自南非的札那人 : Len Taunyane 和  Jan Mashiani。他們本是隨團出席世界博覽會,在最後一刻才報名,所以並不是正式代表南非出賽,當日以赤足上陣,結果排名第九。要不是因中途被野狗追趕而跑離了賽道一英里有多,不少人相信他能刷新紀錄。而 Mashiani 最後是 13 位完成者當中的尾二那位。

1904年的奧運會,首次有非洲人參加。南非的 Jan Mashiani (左) 和  Len Taunyane  (右) ( 來源 : mohistory )


美國選手比賽中途竟坐車

美國選手 Frederick Lorz 甚至沒有完全跑畢比賽,卻差點奪得金牌。他在約 9 英里處因脫水及肌肉痙攣而倒下。為了不至於落後,他竟坐車試圖在終點線附近參與比賽,途中更向途人及其他跑手揮手。但是,這輛車卻在 19 英里附近拋錨了。他立即跳下車再參與賽事最後的五英里。此時,其中一位跑手 Thomas Hicks 的一名經理人發現了 Lorz,並著他離開賽道,但他依然跑下去,並以 3 小時 13 分回到終點。觀眾開始高呼:「美國人贏了!」 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的 20 歲女兒 Alice Roosevelt 在 Lorz 的頭上已經戴上了花冠,正要為他掛上金牌之際,突然有人說出「他是坐車到終點的那個人」,迫得他以極為老土的藉口「開玩笑」來開脫,他並說沒有打算接受這個榮耀。最後,大會也終身禁止 Lorz 參加奧運會。

美國選手 Frederick Lorz 比賽中途坐車   (來源 : 維基百科)

狀況百出、最沒有冠軍相的冠軍

美國人 Thomas Hicks 的比賽經歷坎坷得一點不像勝利者。當他跑到約10英里時,他已極為疲累。雖然他堅持繼續奮鬥,但也是倒了下來,幸得他有二人支援小組照顧。Hicks 曾向他們乞求喝酒,他們也只是用溫熱的蒸餾水擦拭了嘴。跑到終點線前約 7 英里處,Hicks 已處於崩潰的邊緣,只想躺下來休息,但他的經理人卻不准,並為他服上一劑「士的寧硫酸鹽」。這種藥在足夠高的劑量下是老鼠藥,而少量卻被當作興奮劑來用,而那個時代,還沒有任何針對提高運動表現的藥物的管制。


在聽到 Lorz 被褫奪資格的消息後,Hicks 迫自己跑起來 ( 來源 : mohistory )


當 Hicks 用上士的寧後,他變得蒼白無力。但是,在聽到 Lorz 被褫奪資格的消息後,他迫著自己跑起來,然而他的教練卻不相信他能做到,馬上給他另一劑的士丁寧和蛋清,但是這次用了一些白蘭地將其稀釋。在最後兩英里,Hicks 如機械般地運作。他目光呆滯,本來蒼白的臉和皮膚變成深灰褐色,他的手臂沉重不能舉起,他的雙膝卻近乎僵硬,也幾乎無法抬起雙腿。他還開始產生幻覺,認為距離終點還有 20 英里。



Hicks 在比賽中瘦了八磅,並說:「我一生從未經歷過如此艱難的過程。多個嚇人的山丘簡直把人折磨得不似人形。」( 來源 : mohistory )


在最後一英里,他向支援小組乞求食物,然後躺下來。小組首先給他更多白蘭地,然後他再吞下兩個蛋清。Hicks 最終捱過最後的兩個山丘。當他左搖右擺地走進體育場時,曾嘗試跑步,但卻只能拖著雙腳走。他的二人支援小組最後架起 Hicks 走過終點線,即使他那時雙腳是凌空來回擺動,他也被宣佈為勝出者,時間為 3:28:53。完賽後,他動用了四個醫生和花了一個小時,才能稍為回復正常,重新站起。Hicks 在比賽中瘦了八磅,並說:「我一生從未經歷過如此艱難的過程。多個嚇人的山丘簡直把人折磨得不似人形。」

Hicks 和 Lorz 將在第二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中再次碰頭。 Lorz 以 2:38:25 勝出,這次他只靠自己的一雙腿。

文章轉自:運動筆記HK

【活動】NEW BALANCE FuelCell 跑者體驗招募啟動!體驗 TC 碳纖維科技或 PRISM 雙密度中底 就是現在!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