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書摘】《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肯亞人的跑步基因優勢

發表於 2020/05/05 6,368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來到孕育世界跑步冠軍的故鄉,揭開地球上最善跑民族的奧祕」從小就熱愛跑步的亞德哈羅南德.芬恩,是著名跑步雜誌《跑者世界》(Runners World)的特約記者,多年來看著肯亞人從奧運到城市馬拉松,一路稱霸,也見識到全球世界級的跑步選手,只要到肯亞受訓幾個月就有驚人的突破。久未練跑且體態完全走樣的他,以挑戰當今最艱難的里瓦馬拉松賽為目標,踏上揭開地球最善跑民族的奧祕之旅。 

卡姆修士也許深信肯亞的跑步成就是沒有祕密的,但這並不能阻止絡繹不絕的科學家來到肯亞進行研究,試圖發掘神奇的公式。

令許多科學家感到好奇的是,大部分的肯亞頂尖跑者都來自一個特定的種族,也就是卡蘭津族。二○一一年間,六十六位世界排名前一百名的馬拉松選手都來自肯亞,而且幾乎都是卡蘭津族人。長跑是世界上最多人參與的運動之一,而卡蘭津族僅占全球人口的百分之○‧○六。如此驚人的主宰優勢,在所有的運動史上是最令人注目的其中一項。大多數人,尤其是非正式的觀察員,只會無奈地表示:「那一定和遺傳有關。」

科學證據顯示基因對運動表現具有重大的影響。一個人可以接受訓練好幾個月,每天早晨天一亮就起床,堅持聽搖滾音樂,吃健康的食物,仍舊難以突破兩個小時跑完半程馬拉松。而另一個人,依照相同的培養方式,卻可以在最少的訓練下輕而易舉地跑出一小時二十分鐘的成績。這需從遺傳學說起,或者,若不談東非跑者的話,那就跟我們平常所提及的天分有關。

基因決定我們多高、我們對訓練的反應、膚色,以及男女性別。性別對運動表現的影響極為顯著,因此我們將競爭者分類。同樣地,遺傳特性使每個人跑得不一樣快,這再明確不過。頂尖運動員是所有在訓練上具有基因優勢的人,這一點也是無庸置疑。然而,比較令人不解的是,是否肯亞人,或更具體地說卡蘭津族人,擁有比世界其他地區的人更好的跑步基因。

到目前為止,科學還無法對這項論點提出任何證明。亞尼斯‧比茲萊迪司孜孜不倦地從事這項研究工作迄今至少十年,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在埃爾多雷特莫伊大學的實驗室裡進行最後階段的測試;十年後,他表明自己無法找到一個單一基因或基因組是東非人獨有的,可用來解釋他們傑出的跑步成就。雖然缺少鐵證如山,不過根據卡蘭津族的人口比例和其在跑步上的主導地位之間的巨大差異,許多人開始從別處尋找基因優勢的指標。

有一項理論是根據一個過時的卡蘭津族習俗:偷牛。英國人在二十世紀初殖民這個地區,為他們帶來新的作物和農業技術前,卡蘭津族人大半多是牧牛人,而且往往也是偷牛者;南迪和基普西基(Kipsigi)(屬南尼羅河語系中的最大種族,使用卡蘭津族語,主要群居於肯亞西南部凱里喬鎮附近的高地)種族的分族尤其是激進的偷牛賊。他們通常會到離家好幾百公里外的地方掠劫,然後帶著偷來的動物在可能被主人逮到前,盡他們最快的速度跑回家。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竊取遊戲,只有最精實、最強健和最快速的跑者才能倖存。年輕人愈擅長突襲,他偷到的牛隻就愈多。卡蘭津族過去的社會主要是一夫多妻制,儘管現在情況比較少但依然是。正因如此,一個男人擁有愈多乳牛,他就能買愈多的妻子,而且很可能會是愈多小孩的父親。

這項理論指出,這種生殖的優勢經過幾個世紀的演進,可能在卡蘭津族的基因構成上產生顯著的轉移,進而造就他們成為更厲害的跑者。

有段時間在裂谷省長大的美國新聞記者約翰‧曼納斯(John Manners)認為就是這麼回事。「如果你不擅長跑步。」他說:「你很可能被殺死。很善跑,你就可能有小孩。」

幾年前,約翰設立了一項名為 KenSAP 的計畫,亦即「肯亞學生運動員專案」(the Kenya Scholar-Athlete Project)的簡稱,贊助菁英學生到美國頂尖大學就讀,如哈佛和耶魯,而這個計畫的構想源自約翰相信所有的卡蘭津族人實際上都善於跑步。他認為,如果他從裂谷省管轄區挑選那些在中學考試獲得最高分的菁英學生,或許他們之中有一半的人相當擅長跑步,能引起美國大學裡田徑和越野教練的興趣,並願意協助他們申請到學校。

第一年他勉強幫六名學生拿到獎學金,他認為其中兩位夠優秀到足以直接進入哈佛大學田徑隊。「但是最後沒有成功。」他告訴我:「這些學生一到那裡,對訓練就變得不夠專注,因為害怕自己的課業被當掉;老實說,他們對課業不擅長。」

那麼實驗失敗了?若真要說有何收穫,最終證明並非全部的卡蘭津族人都能跑步,對嗎?

「不盡然。」他說。約翰並沒有就此打住,隔年他讓有潛力的學生接受六星期的訓練,並要他們進行一次一千五百公尺的測試,如此一來他會更清楚究竟哪些能以跑者身分就讀美國大學。

「七年來,我們把七十六個孩子送進美國頂尖學府。」他說:「當中有二十八位以有潛力的運動員資格順利獲選,十四位因為不夠專注而沒有成功。要想加入美國大學校隊,意謂著一天得接受三個小時左右的訓練。」

不過,他的七十六名優等生中的十四位,證明自己是十分出色的跑者,進入了大學田徑或越野代表隊;其中四位是他們學校的最佳運動員,三位更成為全美明星運動員(All-Americans),這是在特定賽季頒予最佳跑者的一項榮譽頭銜,還有一位得過九次丙級聯賽(Division III)(如同職業體壇聯盟,美國大專院校亦有運動聯盟,隸屬全國大學體育學會(NCAA),由此機構主導和監管的各項競賽分為三個等級:甲級、乙級和丙級)的冠軍。

「原本只是隨機挑選卡蘭津族人,這些成就卻是非常令人感動。」約翰明白地表示:「從這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卡蘭津族有著過人之處。」

的確,他說得沒錯,卡蘭津族擁有與眾不同的特點,可是我不如他一樣地堅信,這必定和基因優勢有關聯。雖然他送到美國的學生沒有一位在離開前曾是運動員。他們一直以來多忙著課業的事,但是每個人都受惠於活躍的童年生活,不可否認他們那時需要跑步上下課,也許打著赤腳或者穿著輕薄的橡膠帆布鞋;另外,他們全都在高海拔地區長大,豐富碳水化合物但低脂肪的飲食為他們帶來莫大的好處。

因此,當受約翰幫助時,他們體內蘊藏著強健的耐力基礎,就像義大利首席教練雷那多‧卡諾瓦會這麼形容,他們的體能狀態早已建構得如房子一般堅固,在他們被推去跑步時,他們實際上早準備好出發了。當然,有些人恰巧不是什麼優秀的跑者,不過假使我們真的全都天生就會跑,如同科學家所主張的,從被挑選來的七十六位結實、健康的青少年中,孕育出十四名傑出的跑者或許就不是這麼令人驚訝。

你帶一群實力不相上下的英國或美國學生,很有可能他們只會花少許的時間從事體能運動,而且盡吃些沒營養的食物。被困在體育場,同時被要求跑一千五百公尺,他們多數可能會瞪大眼看著你,彷彿你瘋了似的。他們一生或許從沒跑過這麼遠的距離,除了大概在一年級時被迫參加某個越野賽。如果有,那麼發現他們之中只有一到兩位能跑的人,真會令人感到訝異嗎?

亞尼斯‧比茲萊迪司表明自己聽過「放牛理論」(the cow herding theory),但是與他的研究不相一致。「實在是沒有足夠時間,」他解釋:「基因的適應作用(genetic adaptations)是經過幾千年的變化;再者,卡蘭津族不是一個純正的基因群,他們已經和其他種族混血。那是一個不錯的故事,就這樣子。」

當然,只因鐵證還未找到,並不表示肯亞人,更確切地說卡蘭津族人,沒有基因優勢。然而,我認為我們不應該純粹基於他們在賽跑上的表現,就設想他們擁有此項優勢。總體來看,不僅因為那沒有科學論據,而且好像也有相當多其他助成因素為肯亞的跑步主宰地位提出解釋。

基因優勢的假設也會貶低肯亞運動員的驚人成就,若認定他們體內真的存在這種優勢,將改變我們看待他們勝利的反應,不再欽佩他們的勤奮、決心和毅力。這也會改變其他運動員對自己競爭機會的心態,甚至會試圖去對抗。因為來自一個族群有非常多人贏得非常多比賽,所以他們八成擁有基因優勢,做出這樣的結論是很危險的。如果這就是真相,世界上其他地區的人也可能因此放棄。



資料來源:《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揭開地球上最善跑民族的奧祕

作者:亞德哈羅南德‧芬恩;譯者:黎茂全。臉譜出版。


*跑步好書 盡在運動筆記*

【百K實測】重返榮耀之路-adidas Adizero Adios Pro 3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