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人物】患自閉症的他 是如何達標波士頓馬拉松?

發表於 2020/03/18 1,951 次點閱 2 人收藏
收藏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


2020-03-03 10:53:00 711 

2:55:28!18歲的他成為第二個達標波士頓馬拉松的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男跑者

往往到了一場馬拉松的最後幾公里,選手們會顯現出一些很極端的症狀,比如筋疲力盡,寸步難行,比如情緒痛苦,幾近放棄,當然也有選手會越跑越興奮。但你很難在跑到 38、9 公里的時候看到這樣的場景:兩個小夥子,牽著手以 6 分 42 秒每英里的配速前進,或許在比賽任何時候這樣的場景都是罕見的。


但如果你在去年的 11 月觀看了 Richmond, Virginia 馬拉松的最後幾公里,那麽這就是你確確實實親眼所見的場景:18 歲的 Logan Thomas 時不時會去握住配速員 Chris Hauger 的手,而 Chris 則在前頭鼓勵著 Logan 繼續前進。


跑到某個點,Logan 問 Chris 自己能不能停下來走一走,畢竟,此時此刻,在馬拉松的最後10公里路段,身邊已經有大量的跑者開始用“走”的方式前進。


 “你的腿感覺如何?感覺好還是不好?” Chris問道。
 “好!” Logan 大聲地回覆道。
 “你現在還感覺很興奮嗎?”
 “對!”
 “那你就不要停下來走。”
Chris 的決定自然是正確的,尤其是 Logan 如果還堅持想成為第二個達標波士頓馬拉松的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男跑者,於是他們沒有停下繼續跑。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跨越全程
作為 Darek 和 Elaine Thomas 4 個孩子中的長子, Logan 被查出患有自閉症,他是在 1 歲的時候得到了確證,對於他來說,最大的困難是與人交流,他能開口表達,但是把腦中的想法轉換成語言是一個艱難的挑戰。如他父親所言,麻煩在於“輸出端”而非“輸入端”。

盡管“輸出功率”不高,但 Logan 學習領會的能力,卻讓我們絕大部分人終其一生都望塵莫及。他對語言尤為敏感,當他學會在 YouTube 上找語言課程之後,他自學了 25 種語言的讀和寫,其中甚至包括了中文。

他在 State of Maryland Baltimore (馬里蘭州 巴爾的摩)的聖伊麗莎白學校入了學,這是一座非公立的特殊教育學校。這所學校的校訓是:「幫助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跨越全程。」這一句話,在 Logan 身上得到了完整的體現。


雖然聖伊麗莎白沒有傳統的校體育隊,但學校的態度一向是鼓勵學生們能夠盡可能地參與到個人或是團體的體育運動中去。Logan 就加入了一個運動俱樂部,在參加俱樂部活動時,他的父母發現跑步能夠讓他變得冷靜專注,而且他在這運動上顯示出了天賦,在 16 歲那年,羅根和父親一起跑 Baltimore半馬,他跑出了 1 小時 27 分的成績,是他那個年齡組中跑得最快的。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對於他的父親而言,Logan 在跑步方面的“成就”,除了顯示出他“有天賦”外,還有更深遠的意義,他感覺 Logan 或許能夠轉變大眾對於特殊兒童的看法。


 “有一些孩子真的很有才能!我不喜歡給孩子貼標簽,像說什麽‘他具有某方面的障礙”。我們得拋卻這些偏見。”他說道。對他而言,Logan 不該被介紹為「特奧會運動員」。他就是一個運動員,不需要加任何的定語—“而且是一個非常棒的運動員。”這是顯而易見的,他過去的成績足以說明一切。因為表達能力的欠缺 Logan 沒辦法準確表達出每一次比賽後的感受,所以他的父母也難以斷定 Logan 的生理極限在哪,但他們清楚,Logan 一直都在越跑越快。


於是 Logan 的父親給他定了一個更大的目標:全馬跑進3小時,達標波馬。Darek 瞄準了去年 11 月的Richmond marathon 由於他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有實力的跑者和鐵人三項運動員,他知道自己不能讓 Logan 全程跟著自己的速度跑,但他又沒有幫人做兔子的經驗。他開始著手尋找一個私人配速員,一個跑得夠快,又願意向羅根伸出援手的跑者。

一個求助
他的需求馬上在巴爾的摩跑步俱樂部的圈子裡傳開了。當“更快的混蛋(Faster Bastards)”跑團聽說有關羅根的故事時,距離 Richmond marathon 開始只剩下不到幾週的時間。


跑團中有幾個才剛在芝加哥馬拉松和紐約的酒杯馬拉松上達標波馬的跑者主動請願,討論可行性:
 “我參加的是 Richmond 的半馬,現在改項目會不會太晚了?”
 “我跑的是全馬,但我不確定我能不能一直保持住 Logan 要求的配速。”
“我願意和你們一起給他當配速員,盡力能帶更遠的距離。”


最後, 5 週之前才跑出 2:54:39 新個人PB的 Chris Hauger,確定將做為 Logan 全程配速員。另外兩位“更快的混蛋”的成員 Jon Ober 和 David Goldberg 會在最開始的幾公里提供幫助,而此時距離比賽開始,只剩下一天不到的時間了。

攜手同行
Chris 在馬拉松博會上與他們做了初次見面,他還遇到了 Logan 在聖伊麗莎白的幾位老師,他們也將參加這場馬拉松,特地開了車過來支持他,留給他們父子熟悉配速員的時間已經不多,Darek 向 Chris和“更快的混蛋”們簡單地講了自己的計劃。


整個比賽計劃如下:父親 Darek,將會在賽道外騎著自行車對比賽保持關注。Chris 則要盡全力讓Logan 跑進3小時,這是 Logan 這個年齡組波馬達標時間,但他們最好能跑進 2 小時 57 分,波馬的名額競爭太過激烈,2:57:00會是一個更保險的時間。


所以,Chris 得帶領 Logan 跑進2小時57分,而他的個人PB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時間,Jon 是一個有經驗的配速員,在他看來,給跑得比自己慢30-40分鐘的跑者當兔子是比較安全合適的。事後 Chris 和Jon 都坦誠自己在比賽前夜感覺非常擔心。拋開他們自己的配速能力不說,比賽最後幾公里可能會發生的未知事件,尤其是耐力不足的情況,尤為讓他們感覺憂慮。畢竟 Logan 的訓練多少有些非常規—他沒有連續不停地跑完過一個半馬距離,最多的一次,他一口氣跑了12英里(約19.3公里)。
無論如何,當比賽日終於到來的時候,Logan 站到了起跑線前,臉上沒有顯示出任何緊張或害怕的情緒,Chris 說他在起跑前表現得很滿足很靜定。

 “他並沒有像我們一樣緊張……這確實是件好事。”Darek 回憶道,但在比賽開始後,其他的挑戰出現了,到達水站,Logan 做不到在奔跑過程中取水,於是 Chris 決定代為效勞,為確認他在奔跑過程中的感受,父親建議 Chris 提問的時候最好給他選項,那樣他不用思考太多就能給出答案,比如說,與其做一個像“你感覺怎麽樣”的開放式提問,不如問他“你感覺好,還是不好?”

(Chris 引領 Logan 前進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和所有的馬拉松一樣,這一場比賽對於大部分跑者來說,都非常艱難。作為一個比賽經驗豐富的跑者,Chris 盡其所能幫助他解決過程中發生的各種情況。跑到半程時風速提到了15英里每小時,Chris 向他展示了如何跟在其他跑者後面,讓前頭的人幫忙破風開路。每當他們跑過歡呼的場邊人群時,Logan 都會揮拳興奮地大叫:“WooHoo!”
不止於此,每個人跑過長距離比賽的人都清楚,跑到最後會出現一些酸痛症狀是非常正常的。但是Chris 的任務是幫助羅根找到他的潛能所在,並繼續引導他以一個 7 分鐘(每英里)以內的配速前進。

如果一個跑者在一場傾盡全力的比賽中,不斷地逼迫自己,以至於意志和身體到達“痛穴”,那麽情況將會變得非常可怕。這個時候你的整個身體都會向你的大腦發出強烈的信號要求停下來。Logan 對抗這種痛苦感覺的方式簡單又美好—他叫 Chris 握住他的手。讓 Chris 有些意外,但這是他份內之事。在比賽的最後幾公里,兩人握了好幾次手,每一次持續幾秒鐘。

(在賽事尾段 兩人攜手前進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當他最終以2:55:28的成績衝過終點線,他像比賽中那樣,通過揮拳大叫來表示內心的激動,但他似乎並沒有領悟到自己所達成的成績有著非凡的意義。
 “我不認為他有意識到自己做到了什麽。”他的父親說,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兒子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在他破 3。的時刻,他的父親就站在終點處,等著他。
Darek 承認說:“事實上,我當時開始哭了起來。”
Chris 作為配速員,沒有讓 Logan 生理上的「障礙」破壞他們的比賽計劃,最終他們如願以償。
 “我們幫他找到了他的‘圍墻’所在,然後突破了圍墻,去接近他的極限。” Chris 是這樣理解他此行的意義。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抵達的這個目的地讓的 Logan 名字被記載進了跑步的歷史書,他將很有可能成為2021年波士頓馬拉松的其中一員。而這,是全世界不到1%的跑者才能夠實現的目標。


2:55:28這個成績是 Logan 能力的證明,但這不過只是他人生故事的序章:他是一個充滿天賦的運動員,在“運動員”這個身份前頭,不需要加任何“特殊的”前綴。



原文出處:“患自闭症的他是如何达标波士顿马拉松的
圖片來源:愛燃燒

勤洗手、少群聚、避囤貨!規律運動有助增加免疫力,運動筆記與您一起正向防疫!台灣加油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