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人物】從囚犯到波士頓馬拉松 29739 號選手!

發表於 2020/02/19 8,730 次點閱 4 人收藏
收藏

2019年的波士頓馬拉松,Markelle Taylor 終於迎來了一個新的身份,他從囚犯成為了波馬29739號美國選手,他在這裡創造了自己的最好成績—3 小時 03 分 52 秒。

這是他的第五次馬拉松比賽,但通常他都不願意和別人提及他前四次馬拉松比賽,因為那都是在他服刑的聖昆丁州立監獄裡完成的。

San Quentin State Prison /圖片來源:RF123



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今年47歲的 Taylor,自打出生就沒有見過自己親生父親。

沒有感受過父愛,卻又常常遭受來自祖父和繼父的毆打。祖父的巴掌打在臉上的疼痛感,深深刻在了他童年的記憶裡,而晾衣繩是繼父每次毆打他的工具,逼迫他只能蜷縮在壁櫥昏暗的角落。

頻頻遭受家庭暴力和親戚的性騷擾,被扔在寄養家庭的童年,是泰勒人生的黑暗時光。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謀殺入獄的囚犯
童年的經歷給 Taylor 蒙上了陰影,初中時泰勒就退學了,酗酒成為了他的發泄方式之一。
27歲時,他在酒精作用下失去理智,毆打了懷孕的女友並最終導致肚中胎兒的死亡,他也因二級謀殺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他被關押在了加州最古老的監獄—聖昆丁州立監獄,這個監獄以關押窮兇極惡的重刑犯出名,這裡乎所有的犯人都因謀殺或過失殺人被判處終身監禁,這裏也是加州唯一一個對男性執行死刑的監獄,因此戒備非常森嚴。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監獄的日子孤獨又無聊。在監獄裡他結交了一個好友,他們一起度過監獄裏難熬的時光。好友三番五次申請假釋出獄,最終都被拒絕了,直到第五次的假釋申請被再次被拒絕後,好友自殺身亡了。

從那以後,他決定振作起來,在朋友的鼓勵下,加入了監獄裡的跑步俱樂部。
跑步對於此時的他來說,是對現實世界最好的逃避,仿佛隨著奔跑,兒時飽受摧殘的記憶和獄中好友自殺的痛楚就會隨風消失一樣。

Taylor 覺得如果不想淪落到和朋友一樣的結局,只有找到自己的精神目標才能拯救自己,那就是越跑越遠,跑步所帶來的某些痛楚,能讓他暫時擺脫監獄的單調。


監獄跑步俱樂部的四冠王
Taylor 在監獄中加入的跑步俱樂部叫做 1000 mile club,美國唯一的囚犯跑步俱樂部。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2005年由當時的社區聯絡代表勞 Laura Bowman 與當地的跑步俱樂部聯系並創辦,並邀請參加過73場馬拉松和38場超馬Frank Ruona 來當他們的主教練,他也成為該俱樂部的唯一自願者。

俱樂部自 2008 年以來,每年會在 11 月 16 日這天舉行馬拉松比賽,這項比賽就叫做聖昆丁馬拉松賽。作為安全設施最高級別的監獄之一,比賽常常被警報聲打斷,2015年那場比賽就被中斷了4次。

比賽時的水 / 圖片來源:知行合逸


Taylor 身高接近180cm,渾身充滿肌肉,步伐平穩,在監獄裡他還有個綽號叫「聖昆丁羚羊」。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在服刑期間他幾乎贏得了監獄裡的所有跑步比賽,完成了 4 場馬拉松。2015 年,是他人生第一場馬拉松,當時以 3 小時 16 分 07 秒完賽,2016年的完賽時間是 3 小時 21 分 19 秒, 2017年又以 3 小時 20 分 19 秒完賽,他成為聖昆丁馬拉松的三冠王。

除此以外,他還擁有這個俱樂部裡包括5公里,8公里,16公里,半程馬拉松和全程馬拉松在內所有距離的紀錄。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在服刑17年零7個月後,2018年末,Taylor 得到了假釋的機會,並在2019年3月假釋出獄,他成為了半個自由人,雖然外出需要通過特別申請,會有各種突襲檢查, 但他至少已經身處牢墻之外了。

2018的聖昆丁馬拉松成了他假釋前的最後一場比賽,(2018年聖昆丁馬拉松因煙霧和囚犯的死亡被兩度推遲到了2019年1月11日),這場比賽 Taylor 以平均每公里 4 分 31 秒的配速完成了全程,總共用時 3 小時 10 分 42 秒,再一次刷新了俱樂部的紀錄。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波馬的29739號選手

從2015年起,Taylor 就期待參加一場波士頓馬拉松,主教練深知這一點,為了讓 Taylor 被釋放後準備波馬,教練主動簽下了他,並竭盡所能幫助他獲得參加波馬的機會。

主教練Frank Ruona / 圖片來源:知行合逸


顯然聖昆丁馬拉松 3 小時 10 分 42 秒的完賽成績已經達到他所在年齡組所需的報名時間(BQ為325),但是這場比賽並不是波馬的資格賽,並且當時波馬的註冊時間已經截止。盡管如此,波馬組委會還是因泰勒的個人經歷和表現,出於同情允許泰勒參加比賽,但條件是泰勒必須為馬薩諸塞州東部城市聯盟籌集8500美元。

泰勒籌集的捐款 / 圖片來源:知行合逸



了解他的故事後很多人為此感動,很快 Taylor 就籌到了 8,675 美元捐款,因此波馬組委會讓他成為了 2019 波馬賽道上 32000 名跑者中的一員,囚犯 Taylor 終於成為了 29739 號波馬選手 Taylor 。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回憶比賽過程,他說自己時刻懷著「自己是加州所有服刑人員的代表,不能讓他們失望」的想法堅持衝過了終點,時間停留在 3 小時 03 分 52 秒,他再一次提高了自己的最好成績。

這個成績使他明年還有機會參加波馬,如果一切順利,他想嘗試跑進3小時。

 圖片來源 / 知行合逸


Taylor 說:「外面的自由世界很危險,一旦想一次性彌補過去十幾年錯過的時間,就難以抵制住誘惑,容易做出衝動的決定,所以必須得更加專註。」,對於 Taylor 來說,馬拉松幫助他開啟了新的人生,但社會能否重新接納他?他的生活還能不能重回正軌?

一切都是未知的,但他正為此努力。跑友們,你們怎麼評價 Taylor 的經歷?



文章內容轉自:“从杀人囚犯到波马29739号选手!


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