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Kenenisa Bekele 從柏林重生到倫敦決戰!

愛燃燒(i Ran Shao)
發表於2020/02/12
3,784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4月份的倫敦馬拉松,Bekele 將向 Kipchoge 發起挑戰。


2小時08分53秒,跑過終點的 Bekele 在停下腳步之前先在胸口畫了一個十字,隨後他面無表情地走出了鏡頭,顯然對於今天這個成績不太滿意。

2018年的倫敦馬拉松遭遇了賽事歷史最高溫,而同樣讓 Bekele 感到心煩的還有官方組織的配速員,原本預定會分兩批領跑的配速員全聚在了一起,這也讓原本準備跟在第二集團中的他不得不改變計劃。

這是一個遠低於 Bekele 預期的成績,只是更加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將會是他在未來一年多時間裡最好的馬拉松成績-事實上,在這場倫敦馬拉松之後,他接連在年底的阿姆斯特丹馬拉松以及來年的東京馬拉松上退賽。原因無他,纏綿許久的傷病再度找上門來,充滿病痛的身體無法支持他去與世界頂級的運動員們一較高下。

2018倫敦馬拉松賽況,圖最右為Bekele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為了能讓自己成為最強者,你要花上很多時間去訓練你的肌肉,強化自己,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你需要為一場比賽準備很長時間,但是如果你受傷了,就會很難做到。我嘗試了幾次,但是受傷的時候你沒辦法保持一個很高的訓練強度。」


傷病帶給 Bekele 這樣的頂級運動員的負面影響不僅在身體競技狀態上,也在心理層面上。

尤其是自二十一世紀 10 年代開始之後,各式各樣的傷病接連找上 Bekele 久治難愈,要知道,在2009年的柏林田徑世錦賽上,健康的 Bekele 才用 5000 米和萬米兩個世界冠軍宣告自己是當世長跑界最耀眼的長跑巨星。

2017年杜拜馬拉松上受傷畫面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但隨後的日子太不順利了,尤其是在2014年轉戰馬拉松之後,雖然期間中也有 16 年柏林馬拉松跑出,2:03:03 這樣的高光時刻,但是不期而至的傷病還是讓這樣的表現成為了曇花一現。

在 18 年下半年,Bekele 的心情糟糕到了谷底,甚至幾乎與自己多年的經紀人 Jos Herman 決裂。
「那段時間他變得非常難以溝通。」Herman這麼說的。

Herman覺得當時的 Bekele 放了太多心思在打理生意上— Bekele 在衣索比亞(Ethiopia)有旅館生意和其他業務,但是對於自己日漸走樣的身材和反覆難愈的傷病並沒有投入全部的精力去解決問題。

右邊白髮男子為 Bekele 和 Kipchoge 的經紀人,Jos Herman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說實話有的時候我覺得很沮喪,但有的時候我也得承認我很懶。」Bekele 在後來倒是能非常坦誠地面對過去的自己。


他依舊相信自己,也有想要東山再起的決心,但是直到看了2019年的倫敦馬拉松,他才完全警覺。讓他難以接受的並不是老對手 Kipchoge 的奪冠,而是拿下第二名的 Mosinet Geremew 以 2:02:55 刷新了曾經由他保持的衣索比亞馬拉松國家紀錄(2016年柏林2:03:03)。

作為一個創下過無數榮耀,內心驕傲無比的跑壇天王,看著後輩搶走了屬於自己的榮譽,而自己連一次高強度的訓練都應付不來,眼看自己年華老去,運動生涯一眼就能看到盡頭,Bekele 內心的鬥志終於被激發出來了。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Herman 也借此契機終於說服了讓 Bekele 前往 Global Sports 公司總部所在地荷蘭去進行訓練,在那裡有帶宿舍的訓練中心,有田徑場,有治療室,還有一個非常棒的服務團隊。過去貝克勒總是剛愎自用地選擇繼續相信自己在衣索比亞(Ethiopia)的高原訓練計劃,當然,讓他不願意離家出遠門的,還有他割捨不下的家庭、生意以及舒適的生活。


5月份,貝克勒來到了荷蘭,進行了為期2個月的訓練,初到訓練中心,迫在眉睫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有兩個:體重超標,傷病未愈。而Herman為 Bekele 配置的兩個工作人員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運動學營養師 Armand Bettonviel 和理療師 Peter Eemers 分別對症下藥,效果立竿見影。


Armand 針對控制 Bekele 每日熱量攝取為他重新打造了菜單,主要是富含蛋白質的食物,還有米飯和土豆,蔬菜和高纖維食物,在體重慢慢得到控制之後,傷病也能得到更有效地治療。

Peter則幫助 Bekele 在平衡性、穩定性上進行強化,他還用自己高超的按摩手法幫助 Bekele 減緩病痛,最關鍵的是他找出了 Bekele 的病根;Bekele 的臀部發力不平衡,導致他的雙腿受力不均,這是急待解決的重要問題,糾正跑姿對他提升跑步效率大有幫助。

體型上的變化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在這裡封閉訓練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剛到這裡時,Bekele 每周只能跑40公里,慢慢地,他的訓練量提到了每周150公里,等回到衣索比亞之後,他的跑量已經達到了每周180公里。
訓練結束回到衣索比亞,Bekele 帶回了接近巔峰時期的身材,全神貫注的意念,以及取得比賽勝利的信心。


他加入了一個新的訓練團隊,在這個團隊裏有像 Lelisa Desisa 這樣的頂級馬拉松運動員。而之前的幾年時間裏,他一直都是自己訓練,雖然會有一組 Pacer 陪著他跑,但是環境稱不上有什麽競爭性。

跟新團隊訓練把這位老將身上強烈的求勝欲激發出來了,「他從來都不喜歡輸給別人,哪怕只是一場訓練。」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他決定參加2019年的柏林馬拉松。
沒有人對 Bekele 的復出抱太多的期待,過去幾年接連表現不盡人意已經讓絕大多數人認為37歲的

Bekele已經走到生涯的邊緣,可能只有 Bekele 和他身邊的團隊相信他能跑出一個好成績,只是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在這場比賽裡跑出 2:01:41 這樣的世界級表現—距離 Kipchoge 的世界紀錄,僅僅只差2秒,而他們最初設定的目標成績,是快於2:02:55,重新拿回衣索比亞的國家紀錄。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雖然賽前的訓練與過去幾年都完全不同了,但相比之下還是太短了,多少有點「臨陣磨槍」的意思,而且天氣也只是一般般(下小雨)-Herman說道。


比賽的過程跌宕起伏,中間 Bekele 一度掉到了第三名,觀眾都以為他無法再反超回去了。
「Berhanu(Legese)在30公里加速,我放掉了,那個配速太瘋狂了,我有把握能在後程追上。」正如 Bekele 所預料,他在後程追上了領頭的Legese,並把優勢保持到了最後。只是沒有了 Legese 帶速度,並不清楚自己有機會打破世界紀錄的 Bekele 在一個人跑最後的路段時有點掉速,這讓他與世界紀錄失之交臂。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但 Bekele 並不灰心,相反的,他非常興奮,他用一個世界級的成績向世人宣告王者歸來,證明自己同樣有在馬拉松項目上成為最強選手的潛能。而且,他現在完全健康了,他能夠接受數量更多強度更大的訓練,他的職業生涯得以延長,他的目標是在未來跑得更快,並且瞄準機會把馬拉松的世界紀錄劃入自己名下。


欲征最險峰
在柏林馬拉松之後,記者們向Herman詢問 Bekele 和 Kipchoge(Herman同時也是 Kipchoge 的經紀人)的下一步計劃,Herman表示一切未知,尚待決斷。但沒有讓我們等多久,我們就收到了Bekele 和 Kipchoge 這兩位當世最強馬拉松運動員將在2020年倫敦馬拉松上正面對決的消息。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如果順利成行,這將會是兩人自出道以來的第21次同場競技,兩人的對決始於2003年

Oslo Bislett Games的5000米,最近一次交手則正是在 2018 年的倫敦馬拉松上,在那場讓 Bekele 失望不已的比賽中,Kipchoge 再一次贏下了冠軍。期間兩人的交鋒從田徑跑道轉到越野賽場上,再在後來延伸到了馬拉松比賽中。20次的交手紀錄,Bekele 贏了13次,但是在14年轉戰馬拉松之後,他便再也沒有贏過Kipchoge。

兩人在不同項目上的PB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如今年近40的 Bekele 終於有了在馬拉松賽事上足以抗衡 Kipchoge 的成績。
「我非常期待能夠 Kipchoge 再度正面交鋒,我們在過去的職業生涯中有過很多次精彩的對戰,他在去年的偉大成就再次證明了他是一個多麽了不起的運動員。而我在柏林的勝利證明了我依然有能力去贏下頂級的賽事,跑出世界級水準的成績。我非常期待我在倫敦的表現……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個強大的運動員,在漫長的跑道生涯之後,我在轉戰馬拉松項目後遭遇了困境,但這並不是我個人主觀能力有問題,而是因為傷病讓我深潛了一些年頭。我現在完全健康了,我可以做得更好了。」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這場「王牌對王牌」的賽事看點不止在於同處馬拉松生涯狀態頂峰的兩人同場較量,將各顯神通分出勝負,還在於兩人是否能夠把世界紀錄再度刷新,尤其是在 Kipchoge 完成 1:59 挑戰後,「人類速度極限」已然又一次刷新了我們的認知,更讓人好奇的是,最近國際田聯在對Nike VaporFly Next%這雙屢創佳績的跑鞋進行調查後,傳出了可能會對這款鞋(包括同系列的新款)下禁令的消息。(目前已宣布鞋子的相關辦法)那麽沒有了高科技跑鞋的加持,Kipchoge 和 Bekele 們還能否在正式比賽中把世界紀錄推進至2小時以內?


無論如何,這將又是一場 Bekele 的正名之戰,其實想要實現目標的方式有很多種,但 Bekele 走一步最險的棋,然而這才符合一位堪稱「歷史最佳長跑運動員」的頂級跑者的心性。無論輸贏,都要和最強的對手一決高下,哪怕從沒贏過,這才是讓人為之心醉的快意恩仇。


「我曾登上頂峰,也曾進入低谷,兩者都讓我受益良多。」年近40歲的 Bekele 從低谷中衝刺出來,眼前是一路向上的斜坡,沒人看得到最高的頂點在哪,而他也沒打算輕易停下來。

多數人認為Bekele 仍無法撼動 Kipchoge的寶座 圖片來源 / 愛燃燒



原文出處:“人物 | 贝克勒:从柏林重生到决战伦敦
圖片來源:愛燃燒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