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像 Justin 一樣奔跑

愛燃燒(i Ran Shao)
發表於2019/10/23
12,882次點閱
3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19-10-17 10:04:12 Harry

限制我們的不是身體,而是思想!

2019 年 10 ⽉ 12 ⽇,全世界的焦點似乎都集中到了音樂之都維也納的普拉特公園,馬拉松的傳奇跑者 Kipchoge  ⽤ 1 ⼩時 59 分 40 秒 2 完成了一項史無前例的壯舉,將 42.195 公⾥的全程馬拉松跑進了兩⼩時。

也是在這⼀天,在⼤⻄洋彼岸的「風之城」芝加哥,⼀個⾯龐清秀的少年正在密西根湖邊慢跑著,他的跑姿古怪,瘦削的腿傾斜著擺動,像是腿部的肌肉並不完全受他調動,雙腳在落地時呈八字,若你看到他跑著路過,會擔心他可能一個落地不穩而摔倒。但他的腳步意外顯得輕盈,顯然是有一定的跑步經驗。湖邊的風吹起粼粼波光,也將他的頭髮揚起。他的名字叫 Justin Gallegos。


 

(圖片來源:愛燃燒) 


關於 Justin Gallegos 的第⼀個事實:他的⽬標,是完成⼀天後進⾏的芝加哥馬拉松。

這或許不值得⼀提,任何⼀個身體健全的⼈,只要稍加訓練,完成馬拉松根本不在話下,這甚⾄稱不上夢想,僅僅是⼀個⼩⽬標⽽已。

關於 Justin Gallegos 的第⼆個事實:他是⼀名腦癱(Cerebral palsy)患者。


(圖片來源:愛燃燒)


這是出現於幼年的永久性運動障礙統稱,癥狀和程度因⼈⽽異,最常見的就是肌⾁協調性差、肌⾁僵直、肌無⼒,甚⾄吞咽及說話困難,也可能會有觸覺、視覺、聽覺等感官損失。

不幸中之⼤幸,Justin Gallegos 癥狀較輕,具備基本的⽣活能⼒,從⼩能和普通孩⼦⼀起上學,但摔倒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沒⼈會期待他可以跑步。

關於 Justin Gallegos 的第三個事實:他是⼀名跑者,⽬前就讀於美國跑步文化的聖地之⼀ ── 奧勒岡⼤學,是⼤學⽥徑隊成員,世界最⼤的運動品牌 Nike 也和奧勒岡⼤學有著千絲萬縷的前緣,Nike 的總部還在奧勒岡⼤學臨近的比佛頓市。


(圖片來源:愛燃燒)


在高中時期,Justin 曾經想過打美式足球,但父親以「受傷幾率更小」為由,讓他參加了越野跑步項目。於是 Justin 開始了自己的跑步訓練,不久之後,他就拿下了州冠軍賽的 400 米冠軍。

關於 Justin Gallegos 的第四個事實:他是 Nike 簽下的第⼀名患有腦癱的運動員。

僅在 2016 年的⾥約殘奧,就有來⾃ 160 個國家的 4300 多名運動員參加了 22 個項⽬,他們作為這個群體的代表,背後站著全世界數以億計的殘疾⼈。他們在⽇常⽣活中⾯臨的挑戰,其艱難程度絲毫不亞於取得奧運資格時要⾯對的困難。成為第⼀個獲得 Nike 贊助合同的腦癱運動員,對於 Justin Gallegos 意義⾮凡,對所有的殘疾運動員也都意義⾮凡。


(圖片來源:愛燃燒)


我們無意探討更宏大的議題,愛燃燒關注的,一直是每一個跑步的個體。Justin Gallegos 的經歷,正是我們想要去紀錄和講述的。

從上世紀 70 年代大眾跑步的熱潮興起以來,我們經歷過繁多的跑步技術變遷。從跑姿上來說,稍有跑步經驗的跑者都還記得腳跟落地和前腳掌落地之爭,以及現今主流的、對身體核心區的關注。我們穿過的鞋從傳統的緩衝 / 穩定、穩定 / 支撐跑鞋,進化到後來的極簡、輕量跑鞋,以及更多日新月異的新技術、新理念的鞋款。

但無論我們自己怎麽跑,無論我們常見的運動員怎麽跑,幾乎沒有人會像 Justin Gallegos 一樣跑步。跑步時的他像是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寶寶,似乎還不太清楚是什麽原因讓⾃己站直了,遑論理解通過雙腿的交替把自己帶向前的秘密,因此他似乎是帶著疑慮和遲疑在跑步,每一步都是掙扎。


(圖片來源:愛燃燒)


但其實這已經是他經過 8 年訓練後的成果了。在 14 歲開始跑步前,Justin Gallegos 連⾛路都常常跌倒,這是腦癱患者無法避免的折磨。所以在他開始跑步的初期,與其說是在練習跑步,不如說是在練習如何在跌倒後迅速爬起來。慢慢地,練習變成了如何少摔倒、如何不摔倒──但這整個過程,何嘗不能被稱為跑步呢?姿勢不⼀樣,但你能理解他。

你的 PB 是一個數字,代表著在某段時間裏跨越特定的距離。Justin Gallegos 最初的 PB 也是一個數字,代表著特定距離上盡可能少的跌倒次數。Justin Gallegos 花了好幾年,終於擁有了和你一樣的目標。

在高中畢業之際,Justin Gallegos 完成 3 英⾥(4.83 公⾥)的時間是 25 分鐘,⽐起初入高中時縮短了 4 分鐘。根據《跑者世界》的一個訓練計劃,大部分跑步新手在規律科學訓練幾個月後,就能達到這個水平,這期間,大部分人都不會摔跤。但對於 Justin Gallegos 來說,3 英⾥ 25 分鐘跑完並不容易,他要靠著一次次摔倒後快速爬起來繼續跑來縮短用時。每個人都能跑步,只是有的人跑得艱難一點而已。


(圖片來源:愛燃燒)


在奧勒岡大學,Justin Gallegos 的項目是 5000 米和越野,以及半馬。半馬跑進 2 小時,正是兩年前他得知⾃⼰的偶像 Kipchoge 第一次試圖衝擊「全馬破 2」後立下的目標。 在社交網絡上,Justin Gallegos 說「(半馬破 2)就是⾃己的『Breaking2』計劃」,如同⾃己的偶像 Kipchoge 喜歡說的「No humanis limited」,Justin Gallegos 說自己想向人們展示一個人可以不受限制地活著。

他的話和 Kipchoge 的名言可不就是對跑步這件事的定義嗎?唯一不同的,大概是 Kipchoge 用速度做催化劑,Justin Gallegos 則更多地在用「堅持」詮釋他對這句話的理解。

因此無論是 42.195 公⾥用時 1 小時 59 分 40 秒 2,還是要把一半的距離跑到這個水平,它們沒有高下之分,丈量的,都是同樣偉大的人生。


(圖片來源:愛燃燒)


作為 Nike 的簽約運動員,後者根據他的跑姿特別制作了跑鞋,助力他實現跨過 2 小時大關的夢想。Justin 在他的第一個半馬上跑出了 2 小時 3 分的成績,隨後他在尤金市第二次挑戰半馬,這一次他的成績是 1 小時 56 分 36 秒,他的破 2 計劃達成了。

當然,這還遠遠不是終點,就在昨天,在距離自己的偶像 Kipchoge 完成破 2 壯舉僅一天之後,Justin 跑完了芝加哥馬拉松,實現了自己一直以來的目標。

支持 Justin 完成這次難度倍增挑戰的,除了陪伴他完成初馬的父親(同樣也是他父親的初馬),還有耳機裏 Metallica 樂隊激昂的樂聲,以及來自他偶像 Kipchoge 的信念:No Human Is Limited.「唯一的侷限是我們自己的思想侷限。」Justin 如此說道。

他的芝加哥馬拉松成績為 4 小時 49 分 30 秒,而這從半馬到初全馬的跨越,背後是每一個蹣跚但卻堅定的腳步的積累,也代表著每一次跌倒再又站起,拍拍身子告訴自己絕不能停下來,繼續追趕目標的決心。

11 月,Justin 將要在尤金市挑戰一個 50 公里的超馬。


(圖片來源:愛燃燒)


無論是半馬還是全馬,他的跑姿看上去依然像是帶著疑慮和遲疑,甚至會讓你產生替他疼痛的錯覺。但有什麽關係呢?他已經跑了 8 年,從一個來自加州的腦癱患者,跑進了跑步文化的聖地奧勒岡大學,在 Nike 的廣告裡和 Kipchoge 站在了一起,當選過《跑者世界》的年度人物。更重要的是,跑步讓 Justin Gallegos 成為了更好的⾃己,也讓這個世界隨之好了一點。

跑步當然是分秒必爭,也是向⾃己發問,並用步子給出回答:可以嗎?可以!Justin Gallegos 就是這樣跑步的。

希望你也如此。


原文出處:像贾斯汀一样奔跑
圖片來源:愛燃燒


【延伸閱讀】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