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川內優輝 獨自奔跑

愛燃燒(i Ran Shao)
發表於2019/10/09
14,652次點閱
17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19-10-06 10:30:00 iranshao

許多人都說川內優輝今天輸了。

2018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

有幸站上位於霍普金頓賽道起點的參賽者們一定不會忘記當天的大風和急雨,以及近幾十年裡最冷的一次波士頓馬拉松。當然,如果他們頂著風冒著雨,沒有在接近冰點的低溫裡棄賽,到達在波士頓市中心的卡普利廣場,更是終身難忘。

如果你是通過網絡,通過影像「參加了」2018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也會驚嘆頂級賽事的魅力。如果看 2018 年波士頓馬拉松的數據,42.195 公里慘不忍賭:25 名精英跑者退賽,2500 多名選手接受了治療,男女冠軍的成績都是幾十年以來的最差成績。
但是,2018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上,美國本土女子選手時隔 33 年終於再度戴上了金橄欖頭冠。以及,「最強市民跑者」,「公務員跑者」,「輕鬆跑者」,日本選手川內優輝獲得男子冠軍。


哪個馬拉松愛好者會不知道川內優輝呢?

哪怕不知道他的故事,只要看過他比賽,都不會忘記他衝過終點的表情。有一個恰如其分的成語:面目猙獰。當然,你能注意到面目猙獰的他,是因為他經常都是率先衝過終點線的選手之一,一個每一次參賽都毫無保留,全力以赴的跑者。

稍微了解馬拉松新聞的人都對他的故事耳熟能詳:埼玉縣的全職公務員,週一到週五打卡上班,40 個小時一分不少,利用業餘時間訓練比賽,成為了日本乃至世界頂級的馬拉松選手。

2013 年,川內優輝成為全馬兩週兩進 2 小時 10 分鐘的世界第一人。第一個在海外三度跑進 2:10 的日本人。距離達成他給自己設定的目標─跑 100 場用時在 2 小時 20 分以內的馬拉松─也都近在咫尺。

大部分世界頂級馬拉松選手都是全職選手,每年最多參加兩次比賽,一次在春季,一次在秋季,平日裡則保持著一日練的節奏。川內優輝完全不一樣,一年到頭,除了工作,他都在比賽,利用周末和公務員每年 25 天的年假,他每個月都在比賽,半馬全馬超馬,來者不拒。

贏得世界頂級賽事波士頓馬拉松之後的第七天,川內優輝又參加了一場半馬。而在波馬後的兩個月內,他一共參加了 6 場半馬,1 場全馬和 2 場超馬。這樣的跑者,世間僅此一家,別無分店。2014 年波馬冠軍、2009 年紐約馬拉松冠軍梅布·科弗雷茲基被問到川內優輝的時候,都承認自己無法想像比賽結束後第二天回去正常上班。「我賽後四五天都無法正常走路,得倒著下樓梯,感覺自己已經八十歲高齡了。而他則能正常上班和訓練?!?」

當然有科學家研究過川內優輝。結論如下:比起大部分日本精英跑者,川內優輝利用氧氣的效率更高。他的最大耗氧量(VO2 max)能達到驚人的 82 毫升/分每千克體重。而在日本,幾乎不可能找到一個耐力運動員的最大耗氧量超過 75。川內優輝,就是這個「幾乎不可能」。他還擁有一種常見於短跑運動員的基因,讓他更有爆發力,甚至在訓練比賽中還能減少肌肉受損,能更快恢復。

但比起先天的獨特,他之於日本體育界,日本社會的獨特意義更有價值。熟悉日本競技體育的讀者應該知道,絕大部分日本職業運動員都會加入「實業團」,這是日本大型企業內的組織,職業運動員以企業員工的身份進入企業名下的「實業團」,領取工資,不用承擔工作任務,只需專注訓練,並在各種比賽中代表企業出戰。但川內優輝一開始便走了一條截然不同,少有人走的路:做著全職的公務員工作,短暫時間訓練,比賽。這也是很多人認識他的開始,繼而被他的成就驚嘆。

在這背後,是數不清的艱辛。職業運動員習以為常的替代和訓練環境之於川內優輝都是不可能。受日本對公務員的規定,他沒法接受除工資以外的其他收入,這意味著他不能接受企業贊助,馬拉松帶給他的收入,只有獲得名次以後的獎金。從這個角度來講,除去有更多可能獲得比賽獎金之外,川內優輝和 99% 的普通馬拉松跑者沒有區別:沒有贊助,更不可能代言。而是正是他對馬拉松這運動的重要貢獻,乃至對於每一個熱愛跑步的人的啟迪。

跑步可以非常純粹。

這大概也是川內優輝每一次比賽都拼盡全力的原因。以至於於衝線時的猙獰表情和癱地不起變成他的標誌,在田徑界,能比他這個標誌更醒目的,大概只有博爾特奪冠后,宛如彎弓射箭的 TO DA WORLD 了吧。他也不止一次表示,希望自己能對普通跑者造成積極的影響。

大學畢業以後,川內優輝就沒再有過教練指導,這在日本講究尊卑的社會裡,非常罕見,換個角度,他是日本精英馬拉松選手裡,只為自己而跑的唯一一人,跑步只為自己而跑,這應該也是我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

川內優輝的訓練設備在職業選手眼裡也在那裡兒戲,他用來力量訓練的道具是自行車廢舊輪胎的內膽以及兩頭掛著破跑鞋充當啞鈴的鐵棍子,他的運動飲料不過是工作中的中學營養師給出的建議:橙汁、檸檬汁裡加上一點鹽和蜂蜜。川內優輝訓練中唯一很日本的地方在於:他依靠傳統的日式溫泉來恢復,偶爾會獨自去 KTV 裡唱幾個小時減壓。可是,這不就是普通人的做法嗎?好像是普通的埼玉縣公務員川內優輝,恰巧比普通人跑得快很多而已。

但跑步不會這麼簡單。

川內優輝從小就堅持了規律的訓練,他的母親就是一名田徑運動員,同時也用虎媽的態度堅持對他進行了多年的訓練。在高中田徑隊裡,頻繁的傷病一度讓他深陷低谷和自我懷疑,也因此沒能憑藉體育特長入讀大學。直到考取大學,遇到新的教練指點了迷津之後,他才從堅持訓練變成了享受跑步,繼而發現了最適合自己的跑馬風格。

每一個看到這裡的跑者,應該都心有戚戚。普通人和跑步乃至馬拉松的關係的糾葛,和川內優輝的經歷,多少有點共鳴吧。從入門,到進步,再到受傷和懷疑自己,直到最終找到自己和跑步舒適相處的方式,川內優輝給我們做出了世界級水平的示範。

寫到這裡,覺得川內優輝有點像是武俠小說裡的掃地神僧。橫空出世,教訓世人。不過小說裡的神僧風情運動,舉重若輕,川內優輝則是齜牙咧嘴,面目猙獰。我更喜歡他演繹的掃地神僧,因為他的悲喜和掙扎,更讓人容易親近和理解。

正如他在獲得 2018 年波士頓馬拉松冠軍的時候,因為正式新聞發布會要在第二天才舉行。在當晚的慶功宴上,他躲到安靜的廁所給遠在日本的上司打電話:
「不好意思,但我跑贏了波士頓馬拉松,我能不能再請一天假。」
他離我們就是這麼近。

在今年的 4 月 1 日,川內優輝正式辭職去了全職的公務員工作。之所以選這個時間,是因為每年 3 月 31 日是日本財年的最後一天,交接清楚了工作的川內優輝,開始了似乎遲來了很久的征程─當一名職業運動員。

多哈世錦賽馬拉松決賽上,川內優輝第一次以職業運動員的身份為國出戰,最終以 2:17:59 的成績排名 29,賽後媒體紛紛發文:川內優輝被擊敗了。但他依然是那個川內優輝。他說自己的目標不是東京奧運會,因為比起濕熱高溫的天氣,他更願意選擇適合自己的比賽情況,而這一次,他不用擔心怎麼請年假,或者怎麼臨時再多請一天了。

沒有束縛,獨自奔跑,也許會讓他更輕鬆了一點吧,勝負可能真的不算那麼重要。這不也是我們理想中的跑步嗎?


原文出處:人物|川內優輝 獨自奔跑
文:Harry
圖片來源:東方IC、網路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