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世界六大馬的奇幻旅程

王冠翔
發表於2019/09/16
11,881次點閱
8人收藏
加入收藏
最速總經理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都有自我解讀及完成夢想的方式。唯一不變的,是你得一步步逐夢踏實,一段段通過考驗,不斷對著鏡子裡每個階段的自己說:『Yes, you can make it !』」於是,他開始寫下這本不只是談跑步、談世界六大馬,也是談自己、談天地和談眾生的另類跑步書。 

-比美好更美好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都有個自我解讀及完成夢想的方式。唯一不變的,是得一步步逐夢踏實,一段段地通過考驗,不斷對著鏡子裡每個階段的自己說:「Yes, you can make it!」

如果要各用一個字描述我的六大馬,我會用以下六個字來做註解:「歡、狂、念、善、驚、動」。

東京的「歡」

東京馬就像場夢,二○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我終於有了第一個署名「王冠翔」的全馬成績。最初報名東京馬樂透時,還是個不確定能否完賽的「肉腳」,當唬下了「四個半小時」的參考成績,自己還一度有些臉紅。

最初的我懵懵懂懂,不但常常獨自練習,而且還是個沒有自己步頻、配速,只能傻傻跟跑的馬拉松摸索者,後來慢慢受到許多跑友幫助而完成初馬。「配速之神」高志明大哥大概忘不掉他帶我去「操山馬」,跑過人生首次「劍中劍」。然而那是個讓我斷氣的劍中劍,實際上根本沒完成,頂多就是個「劍中斷劍」。呆呆地練習了八個月後,我終於參與並且享受東京初馬的歡欣、奔跑於賽道的歡樂、賽後全體慶功的歡聚。

當時的一切彷彿昨日,沿途有數不清的臺灣人與日本人衝著我身上穿著印有大大「TAIWAN」的國旗裝,用力為我打氣!在YMCA加油區,群眾與跑者們都大跳YMCA,我自然也忘情的比起YMCA。但當我正繼續邁步向前時,右側緊臨的日籍跑友,他左手比出的「Y」就這麼一巴掌地精準命中我的右臉!過半路程後,沿途的緊繃感卻被眼前飄下皚皚白雪的浪漫,驅趕得一絲不剩,腳還在努力跑著,人卻不爭氣地在三十二公里附近因為感動而熱淚盈眶。終點線前,親友們所組成的國際級加油團對我放聲吶喊加油,而我也顧不得零件老舊、過熱,就這麼拔腿狂奔、直衝進站!

波士頓的「狂」

東京初馬後, 一路默默地訓練再訓練, 從二○ 一四下半年開始, 共計累積一千六百三十二公里的進階練習,讓我藉由二○一五年「渣打馬拉松」三小時零分十三秒的成績,順利如願在二○一五年九月,取得二○一六年「波士頓馬拉松」第一百二十週年的參賽資格。實際上,對於所有業餘跑者而言,先不談是否能完成波士頓馬拉松,單單是「通過BQ(Qualify for the Boston Marathon)」,得以參與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波士頓馬拉松,這本身就已經是最美好的肯定。

回想當初全心投入訓練,極度渴望取得BQ的狂想、場上場下加油群眾對於所有跑者的狂熱、吶喊隧道上男男女女的狂放、終點線前臺灣代表隊員揚起國旗的狂奔,以及「Boston Strong」那種捨我其誰的狂嘯,都是難忘的歷程。

電影《賽德克巴萊》中,有句精彩對白:「真正的人可以輸掉身體,但一定要贏得靈魂。」二○一三年爆炸案的倖存者們,靠著義肢與毅力通過二○一六年賽道終點的那一刻,我在波士頓親眼見證了這一切,震撼至今!

二○一六年柏林馬終點前四百公尺。

柏林的「念」

大約在二○○二年到○六年間,因為工作的緣故,曾進出德國十餘次,一個人前後在那兒待了七、八個月,卻怎麼也沒想到當時那種寂寞與陌生,隨著時間過去,竟轉換成一種想念。想念的事物其實很簡單,就是那一球0.5€的冰淇淋、1.5€含飲料的土耳其沙威瑪、2€的熱狗堡,以及一段沒人拿得走的回憶。

這裡是除了臺灣,我待了最久的國家。

初到德國,一切都是那麼令人興奮,不但有Robin、發哥還有Simon同行,還有探索未知的新鮮感相伴。原訂兩週行程,因為產品需要微調,而足足讓我多留了兩個多月。早先迎接我的還是幾許落葉,餞行時,已是白雪紛飛。有人問:「衣服呢?」「根本沒帶夠!」我笑說,生平第一件皮衣消費就這麼奉獻給德國的GDP。

當年,不知道德國F1賽車手大、小舒馬克的人,很可能本身就不在地球生活。汽車工業、賽車文化與Autobahn(德國高速公路)在德國相互昇華,到底孰為因、何為果,不可考也不那麼重要。重要的當然是我的Autobahn初體驗,是由公司下包的老闆Peter 駕駛BMW所領航,開車前,他煞有其事對著四名乘客開始「機上廣播」:「Ladies &Gentlemen, this is your captain speaking. For your own safety, please fasten your seat belts securely. Thank you.」

當下我只覺得好笑,德國為什麼連開車也要來上這麼一段?不用多久,當這位尋常百姓Peter飆速接近時速兩百六十公里,大家就一致同意那當然是「飛行」必要措施。

緊抓著後座扶手,高速公路飛行首航,理所當然由德國主控全場。而Darco,一位曾在飛利浦公司(Phillips)工作多年的德國人,做事嚴謹且有學者風範。你看到他時永遠是西裝筆挺,在公事上他非常直白而犀利,他說的那些笑話,你先別笑,仔細聽就會知道他正在挖苦你的公司。包括挖苦的功夫在內,他絕對是位稱職的QA(品質管理)主管。他曾在飯局中與我談論公司與品質管理整整兩個鐘頭,直到時差被我當作藉口他才方休。而且他常在會議中對著我嚴正抱怨某些產品問題,但私下再貼心確認剛才是就事論事而非針對個人表態。

若要我用一句話總結德國的人、事、物,我會說:「實事求是、按部就班。」我過去曾是個膽小鬼,常害怕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所以凡事故意用一副毫不在乎的隨性態度。但在這段經歷過後,我常用「實事求是、按部就班」提醒自己,凡事不管結果好壞,必要全力以赴,認真準備、認真表現。對於人生、工作與跑馬拉松,「實事求是、按部就班」的信念,絕對是德國給我的磨練。

對於德國和柏林,迎面而來的是一種懷念,我不只是去比賽、去跑步,更是重回在那裡生活的體驗與感動。

-從我的六大馬到我們的六大馬

從懵懂無知的孤獨跑者,到完成世界六大馬拉松,在東京、波士頓及柏林三大馬之後,一切已然過半。路上陸續出現許多或靜或動、上山下海的戰友們陪我一起努力,今日的我正一步步完成昨日仍在腦海的不可能。

聖雄甘地說:「要改造世界,先改變自己。」我不但呆呆地力行這句話,也開始打算用不一樣方式和角度,繼續完成後來的三大馬。而接下來的就是世界上最盛大的單日公益募款活動,同時也是最難入選的「倫敦馬拉松」。

倫敦的「善」

跑步可以一個人跑,也可以是一群人跑;可以為自己而跑,更可以是為公益而跑。

這是頭一回,我跑起馬拉松感覺這麼有壓力。畢竟有這麼多好朋友們跟我一起做公閉兒機構,更讓我有機會帶著大家一起參與這項慈善馬拉松。(我立了根功德柱在結語〈灰象甘蝦羚打擂〉,大德們可別忘了去瞧瞧。)

在我的六大馬計畫中,倫敦馬本來是最後一塊拼圖,最快要到二○一八年才有機會完成。(原訂二○一四年東京初馬、二○一六年波士頓、柏林馬、二○一七年芝加哥、紐約馬,二○一八或二○一九年才是倫敦馬。)

然而,當我在二○一六年下半年知道二○一七年上半年有歐洲出差計畫後,我就開始改行當「編劇」了。跟大家一樣,我也報名了倫敦馬樂透,但畢竟臺灣總是很少人樂得到、透得了。當不意外地收到不錄取通知時,我更是開始找尋其他的可能性,頻繁發信到亞洲其他有配合的旅行社詢問,也如預期所想,所有回信都直指「名額早被預訂了」。不用想也知道,跑馬人哪有這麼輕易放棄的。最後我決定改走慈善路線,終於順利地拿下僅有的慈善席次。

藉由倫敦馬,我邀請親朋好友們一同來關懷臺灣自閉兒和癌症病童,一起兼善、行善、揚善、樂善。不但有許多支持我的親朋好友們響應,更讓我感受到大家希望為公益付出的善念與行動。

因此,本來只是我的倫敦馬,因為大家的共襄盛舉而成了「我們的倫敦馬」。

二○一六年倫敦馬遞旗手:Kona王者鋼鐵老爸Jason。

芝加哥的「驚」

二○一六年我本來有個帶著全家前往美國半年的進修計畫,於是我以成績分別申請了二○一七年「芝加哥馬」與「紐約馬」,並獲取參賽資格。

起初覺得這個構想很完美,可以全家出遊,又能一兼二顧把六大馬完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後來因故取消了進修計畫。但想到自己都已經跑完六大馬的其中四個,頭都洗一半了,就把剩下兩顆頭洗完吧!

然而也因為進修計畫生變,反倒產生了一個困擾:「得在有時差的地方,連續兩個月跑馬」。這也是第一次嘗試將「全家國旗跑旅」移往具有明顯時差的國度。然而最驚險的還在後頭,不小心被同行的枕邊人傳染感冒,憂慮的心情揮之不去。

我怕嗜睡不敢吃藥,而賽前一、兩天窮盡一切手段:線上求助醫生及友人、灌開水、吸蒸氣、吞維他命、補運動飲、包緊全身,就是希望全力壓住這位不速之客。幸好處置得宜,比賽前一天和當天呼吸道還算順暢,只餘下「濃濃的痰吐」跟「啞啞的談吐」。

連同著賽前感冒的驚魂,芝加哥賽道十九彎二十八拐的驚訝,賽道上數度受到急行而過的自行車驚嚇,天缺時地未利人不和竟然還能達成預定目標,我因而感到驚奇!

當然,還有帶著兩個小孩第一次跨足美國,歷程更是處處驚心動魄。我最大的收穫,在於:「別只盯著外面,最大的對手永遠是自己,接著是自己人。」最後驚覺,人的潛能真的是無限啊!

紐約的「動」

我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前往紐約,經過四年多的精實訓練,讓我在面對未知的挑戰仍保有充裕的自信。(或許唯一的隱憂來自於長期訓練下,身心持續累積的疲累。)

紐約馬剛起跑,就是個大上坡跑上「韋拉札諾海峽大橋」(Verrazano-Narrows Bridge),生涯十六次全馬中,從沒印象哪次像紐約馬一樣,才一開始雙腿就非常有感了。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下馬威,紐約馬鐵了心,在一開始就給所有想親近它的跑者們下馬威。

過去的跑馬經驗裡,不論什麼狀況多少都曾遇過。當起跑後就感覺狀況不好時,倒不一定是壞事,反而會讓我們更謹慎以對。賽前最該戒慎恐懼的,肯定是橫跨五個行政區總共五座連結橋樑。而等到親身上陣後,卻發現除了橋樑以外,一般道路坡度竟也常常「急轉直上」!馬拉松最後的12.195 公里往往是驗證功力高低的時候,而紐約大蘋果的最後12.195公里,同時也是我世界六大馬的最後12.195公里,更是挑戰重重。

除了後面仍有「威利斯大道橋」(Willis Ave. Bridge)及「麥迪遜大道大橋」(Madison Ave. Bridge)兩座橋靜靜地等候著我們,中央公園周遭的高低起伏更像極了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準備引爆跑者疲憊的雙腳。也因此,東九十街即將轉入中央公園前,有右側詩意、左側過億的第五大道,整條路段看來極其浪漫,但沿途坡度一路向上,跑來卻極其緩慢。

二○一七年紐約馬終點前最後五百公尺。

在當天選手村漫長等待的冷冽抖動,前後五座橋對意志的無限撼動,以及沿途加油群眾的慷慨激動,到最後順利完賽、取得世界六大馬六星排列成「蜜糖波堤」的莫名感動,至今仍深深刻劃在心底。

二○一七年紐約馬的標語是「It will move you.」著實明顯適用於任何自虐的行徑或處境。

毛毛細雨間,我掛著六星「蜜糖波堤」,獨自漫步於紐約馬終點線後,披著完賽斗篷緩緩走出中央公園的路上,我不時仰望天空,品嘗一種專屬自己卻又不僅僅屬於自己的滿足感。

我不是歸人,也不是過客,我是個跑者;一個已完成自己以及許多親朋好友期待的六星跑者。



資料來源:《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

作者:王冠翔;時報出版。

(本書將於 9/20 開放預購,凡購買即贈Titan襪子,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現在,運動筆記想將這本好書送給您!方法相當簡單,只要到 粉絲團貼文底下 回答問題,就取得抽獎資格。一個帳號限回答一次,不可重覆回答、答案也不得與其他網友雷同。我們將電腦隨機抽出5名跑友!填答時間:2019年9月17日(二)中午12 點15分至 2019年9月20日(五)中午12點止。


Q:世界六大馬拉松你最想要跑哪一場?為什麼?(或你已經跑過哪一場?最印象深刻的是?)

A:__________(來這裡回答喔 ) 連結將於 9/17 中午12:15開啟


贈書來源:時報出版,贈品將由出版直接寄出,活動對象僅限台灣的跑友,海外跑友恕無法寄送贈書。運動筆記保留以上活動內容修改、終止之權利。


新書分享會資訊

場次時間地點
台北10/19() 15:00-17:00

森林跑站 RunBase(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60號)


台中10/26() 15:00-17:00

新手書店(台中市西區中興里向上北路129號)


台南11/02() 15:00-17:00

台南政大書城(台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120號B1)



*運動好書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