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陸王》路跑賽的狂熱

池井戶潤
發表於2019/08/05
31,053次點閱
7人收藏
加入收藏
百年(但業績不振的)老店+(陷入低潮的)馬拉松選手,且看遇到瓶頸的彼此,如何在眾人看衰中找到重新振作的可能性! 同名日劇有強大的戲劇與情緒張力,牽動觀眾的目光;原著則細緻寫出人物內心的各種思慮、掙扎,以及彼此產生連結的曲折過程,更是扣人心弦! 

到了十五公里附近,集團開始分散。

跑在最前面的幾名外籍選手仍保持原先的速度,和第二集團拉開了約三十公尺的距離。目前的速度應該差不多是每公里三分三十秒。強烈的逆風外加緩上坡地形,讓原先聚集了許多跑者的第二集團逐漸出現空隙。

馬拉松的日本紀錄保持人田中,這時候發動攻勢。

在集團後方觀察狀況的茂木發現時,原先跑在前頭的隊友立原已經被田中超前,領先了幾公尺。沿路歡聲響起,在宛如無數浪花湧上的小旗海中衝刺。路跑賽的外界干擾讓場上氣氛變得沸騰。

就在這時,第二集團又有一名選手衝出來。是毛塚。

萬一繼續被拉開距離,就很難追上了。他很可能這樣判斷。這瞬間,在後頭的茂木也想追上去,但隨即按捺住這股衝動,穩住速度—現在發動攻勢太早了。茂木並未加快速度,反倒緊貼在前方的選手背後,努力降低逆風帶來的阻力。

上坡路段結束,接下來在緩下坡路段加快速度。毛塚的號碼牌,就在二十公尺前處擺動著。體力的消耗沒有預期的多。在長距離比賽中,跟著別人的速度來跑這種行為,本身就是一場冒險。話雖如此,光是守住自己的速度,也沒那麼容易獲勝。

獲勝,就是打敗其他人。然而,要勝過他人,必須先打贏另外一場仗。就是和自己的戰鬥。

茂木認真注意著前方集團的動向。觀察每個人的狀況,同時確認自己的速度,重新調整在前段差點亂了陣腳的作戰計畫。一看到自己跟毛塚的距離逐漸拉開,茂木便稍微加快腳步到之後不至於追不上的程度。跑在直線道路時,茂木趁機判斷集團跟自己之間的距離,然後在腦中加入新的資訊。

這時,前方集團的速度開始稍微變慢,原先衝刺的田中也失速,再次被集團吞沒。有一部分可能是受到風的影響。更重要的是,開賽前段衝得太快,到了這裡陸續出現體力不支的狀況。

今天的風雖然強,但畢竟是三月,不像寒冬時那般刺骨。彷彿帶著彈性的一陣逆風從正面吹來,茂木隔著太陽眼鏡,看著因反射太陽光而閃閃發亮的道路。

互有先後、陷入激戰的比賽。來到二十五公里附近。展開新一波衝刺的立原,在前方與毛塚陷入你來我往的拉鋸戰。不論是誰,只要其中一人超前,就會聽到沿途的歡呼中夾雜著尖叫。

在他們後方二十公尺的茂木,則從背後觀察著戰況,感覺過了一段很漫長的時間。茂木加快速度,和兩人保持一定的距離。就這樣,眼角餘光瞄到自己已跑過了標示三十公里的看板。準備進入最艱困的時段。同時也是令人迷惘的時段。

溫度上升,體感溫度出現劇烈的變化。茂木接過補給水瓶後,含了一口水便拋掉,雙眼直視前方,也開始面對自我。疲勞感侵蝕著茂木的體力。雖然小心謹慎排定了作戰計畫,但這不是個一切都能依照預先寫好的劇本發展的世界。

跑馬拉松的過程中,一定會有一段體力流失、必須面對個人極限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即使痛苦,仍要振奮看似就快屈服的心志,揮舞雙臂,一步一步往前邁進。

硬要說的話,接下來就是—一場賭局。其實也有另一個選項,就是保持現狀,跟在毛塚和立原後頭直到終點。這是傷後復出的第一場馬拉松大賽,仔細想想,這樣的復出賽戰果也不算差。不過,這麼一來,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自己是為了改變而跑。茂木對自己說。要用自己的力量去爭取。

在晃動的視野中,看到立原再次試圖超前毛塚。毛塚加快腳步,想把領先位置搶回來。茂木放任體內傳來陣陣哀嚎,一心一意只想著邁出腳步。感覺逐漸變得清澈、敏銳。

自己究竟還剩下多少體力?極限在哪裡?能相信的,不,是非得相信的,只有自己。這一刻,茂木聽到了跑鞋踩在地上的聲音。幾乎要被觀眾的歡呼聲淹沒、非常輕巧,卻有力而溫柔的聲音。

受傷後遭他人放棄,在最艱難的時候,主動提出贊助的宮澤。小鉤屋那群人真摯無私的支持,還有一心一意提供協助的村野⋯⋯他們的「陸王」正奔馳著。每一次踩在地上的聲響,都是支持著自己的這群人發出的加油聲。我不是孤軍奮戰。這股強烈的信念推動著茂木。

我,並不孤單。就算用盡全力倒下,也要為自己、為這些人而跑。不只是為了抵達終點而跑。更是為了勝利而跑。還有,為了重拾自己曾失去的那些。

突如其來的一陣強風,將現場的歡呼捲了上來,撒在三月的天空裡。

「好刺眼啊。」隔著太陽眼鏡看著從正面直射而來的陽光,茂木緊抿嘴唇。原本的逆風一變而從斜後方吹過來。北風轉成南風。

「這風真不錯。」茂木加快腳步,激勵自己。「GO!」

「發動攻勢了!」村野正低語著,遠處乘風而來的歡呼聲也彷彿清晰可聞。包括宮澤在內的小鉤屋啦啦隊,所有人轉移陣地到三十五公里附近的道路旁。大夥兒拉起大布條,等待茂木通過。

此時,宮澤等人全盯著安田手上的平板電腦,關注電視臺的實況轉播。即使從這個小畫面裡,也能看出茂木逐漸接近。他抬起頭、正視著前方的視線,究竟是望著毛塚的背影?立原的?或是更遠的地方?深藍色的跑鞋在道路上格外醒目。

歡聲沸騰,簡直就像為茂木加速再推一把似的。在三十公里這一帶的出色表現,完全能讓人憶起當年他在大學長距離接力賽中一戰成名的英姿。猛然加速的茂木逐漸追上毛塚和立原,並駕齊驅了幾秒後,眼看著一下子便要超前。

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加油!」宮澤緊握拳頭。「茂木小弟!衝啊!茂木小弟!」明美一聲高喊,啦啦隊的成員們也開始熱烈歡呼。「拚啦!」就在飯山大喊時,領先集團的幾名外籍選手剛好從面前跑過。目送著肯亞籍選手邁開大
步通過的宮澤,在氣溫突然飆高、風也瞬間靜止的路面上,看到了三月的海市蜃樓。

就在這時,搖曳晃動的空氣層另一頭,浮現一道身影。「來囉!」安田試圖超越路障,探出身子高喊。在所有人的注視中,鮮豔的深藍色跑鞋用力踩落地面。

是茂木!是「陸王」!「欸!你們看!他超前了耶!是茂木小弟!」激動的明美已經哽咽,「我們的『陸王』跑得好快!」在宮澤看到那道身影前,茂木已經超前了毛塚和立原,並且拉開距離。雖然臉上看不出來,但一身的疲勞應該到達極限了。原來這就是村野要大家到三十五公里處加油的意義。這是最艱難的一段路。

「茂木!」安田大喊。「加油啊!茂木小弟!茂木!」明美扯開嗓門放聲高喊。「茂木!」縫製課的娘子軍們也紛紛跟著加油。「茂木!」「茂木!加油!」

等候的時間很長,但選手通過只是一眨眼。

「好快的速度啊。」飯山驚嘆。茂木迅速通過宮澤等人面前,實在不像已經跑了三十五公里的人。接著毛塚和立原兩人也從眾人面前通過。

「差距五秒啊。」村野看著手上的碼表低喃。接下來,差距逐漸被拉開。茂木再次衝刺。大夥兒搭上停在附近的小巴士,趕緊前往終點。車內電視的實況轉播持續報導著茂木的表現。真是精采的奔馳,不,根
本是飛奔。

「他居然還這麼有力氣啊?」難怪飯山瞪大了雙眼表示感嘆,因為就連村野也同樣難掩驚訝。

此刻的茂木,是日籍跑者中的第一名。深藍色搭配勝蟲蜻蜓的設計。茂木腳上的「陸王」在畫面中躍動著,光芒閃耀。

「茂木這名跑者真是不簡單!」到了這時,村野也激動得高叫。

「快點!」宮澤催促著大家。「我們要去迎接茂木。大家一起看著『陸王』奔向終點!」

「話說回來,宮澤先生,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精采比賽呀!」村野這一刻所說的話裡,真是百感交集。然後—員工們來到終點前,在眾人圍繞與高聲歡呼中,宮澤看到了茂木的身影。

長久以來,深埋在宮澤內心的情緒,也在這一瞬間如潰堤般爆發。宮澤讓自己投身於激情的漩渦中,為之沉醉。這是茂木裕人精采絕倫的復出戰。

喧鬧激動的小鉤屋啦啦隊彼此擁抱,放任開心的情緒又跳又叫的。這時,宮澤體會到:這個終點,是另一個新的起點。

面對歡欣鼓舞的狂熱路跑賽、面對名為「經營」的無止境競爭,宮澤的挑戰在此刻再次展開。



資料來源:《陸王

作者:池井戶潤;譯者:葉韋利。圓神出版。


現在,運動筆記想將這本好書送給您!方法相當簡單,只要到 粉絲團貼文 底下 回答問題,就取得抽獎資格。一個帳號限回答一次,不可重覆回答、答案也不得與其他網友雷同。我們將電腦隨機抽出 5 名跑友!填答時間:2019年8月6日(二)中午12 點至 2019年8月9日(五)中午12點止。


Q:無論人生或跑步,當出現障礙時,選擇有兩個:努力跨過去,或是停留在原地。書中小鉤屋的宮澤社長為了振興足袋產業,決心投入跑鞋陸王的製作;而曾風光一時,卻意外因傷棄賽的馬拉松選手茂木,在低潮之後選擇相信身邊支持他的人,並奮力重返。在漫漫長路上,你曾遇過什麼樣的障礙?是如何克服的呢?(各種傷痛、人生課題、跑步、低潮都可以)

A:__________(來這裡回答喔)(正式連結將於8/6 中午12:15開啟)


贈書來源:圓神出版,贈品將由出版直接寄出,活動對象僅限台灣的跑友,海外跑友恕無法寄送贈書。(台灣跑友如因個人因素逾時未能收件,視為放棄中獎資格,恕不提供補寄服務。)運動筆記保留以上活動內容修改、終止之權利。


*運動好書 盡在運動筆記*    

【高雄富邦馬拉松】 12/15前完成報名 將抽出3名跑友送你去2020熊本城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