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參加2018台灣田中馬拉松的前前後後

梁高了 (taichi梁)
發表於2018/11/23
2,702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原文作者: 梁高了 (taichi梁)


參加2018年11月11日的台灣田中馬拉松是源於2017年12月17日的那場台北馬拉松,那日的台北凄風冷雨,6:30起跑後的平均氣溫只有4℃。




尤其是22-38公里這段,跑基隆河兩岸,河風颼颼,兩岸無人,進退不得,對於一個已習慣對觀眾和補給拍案吐槽的中國跑者,這有點是可忍孰不可忍。



終於到了終點,在台北市政府專門為完賽跑者開放的市政大廳溫暖的一樓,吃著免費的便當,碰到台灣大滿貫跑者才哥。


才哥說:“台灣一年的全馬賽事大約有200場,90%由社團發起主辦,沒有中國賽事的那種政府主導,所以力度上都談不上精彩,基本上也不用抽籤,不過我推薦台灣彰化的田中馬拉松,地方政府與全民都參與,熱鬧非凡,是台灣最難中籤的馬拉松賽。”



那之後才哥又多次講起“田中馬拉松”的精彩,可對凄風冷清的“台北馬拉松”的記憶,始終讓我對再跑台灣賽事下不了決心。


包括今年四月“上海半馬”時,碰到國內最大的跑步旅行服務機構“北京知行合逸”的老板杜老師,他色誘我去跑“田中”,也沒被其說動。


直至今年六月的一天,無意中看到騰訊視頻上有關“田中馬拉松”的宣傳片,讓我馬上決定去參加這個似乎是讓奔跑回歸原始樂趣的賽事!



從台北“桃園機場”出來,最快的方式是買張“悠游卡”坐機場捷運(地鐵),分直達和經停兩種,終點都是台北車站,從那裡可以再轉乘市內捷運,也可以轉高鐵北上和南下。



轉高鐵去“田中馬拉松”舉辦的彰化也只需40分鐘以內,我因為要在台北住一晚,選擇坐市內捷運的“板南線”,四站到忠孝敦化站,4號口一出來就是“神旺大飯店”了。

我比較喜歡住“神旺”,房間裡一堆免費的雪餅供應,雖說是五星級,但價格僅是一站路外“101商圈”酒店價格的1/3,周邊街巷裡的地道小吃也特別多。

從“神旺”去台北跑步聖地之一的“大安森林公園”也很近。



第二天一早到台灣人極崇信的台北“行天宮”行禮,據說這裡許願特別靈,而且只讓許願不讓上香。


“行天宮”以供奉關帝聖君為主。



頂禮出來,直奔各種攻略力薦的“金峰滷肉飯”,上了計程車,司機師傅說:“你一定是遊客才去“金峰”的,我推薦“丸林”,本地人的至愛之一”。


一轉彎,“丸林”就到了,在一家教會的樓下,80多年的歷史,老老的店子,點了:滷肉飯、苦瓜湯、南瓜苗。


滷肉飯是台灣尋常的庶民食物,普遍的程度可謂有人煙處即有滷肉飯,帶著粗獷而隨意的性格。


滷肉飯製作簡單,談不上什麼祖傳秘訣,只要肯用心來做,沒有不好吃的道理,關鍵在煮出好飯和那鍋老滷汁裡面的肉臊。


還不是吃飯時間,只有我和兩位安靜的女子在吃著,猶如剛才拜過的“行天宮”,武火文火相得,路遇美食亦如路遇美女。

住神旺,拜天宮,遇美境,得美食,哪有那麼多的如有神助呢?不過是平凡人的悟空罷了,佛家不是有句:佛即覺悟了的人嗎!


才哥特地趕來“神旺”,開車載我去田中,田中鎮位於離台北車程兩小時的台中市彰化縣,擁有萬畝良田,有台灣的米倉之稱。



剛進田中鎮,賽前的全鎮大遊行已經開始,全鎮出動,到處洋溢著那種我已經好久不見的、發自內心的純粹而簡單的歡樂!

“田中馬拉松”的賽前造勢是從下午一直熱鬧到晚上九點,晚上是文藝演出和參賽選手吃流水席,田中的鄉親們以把參賽跑者搶去自己家裡吃飯為榮光。


我被北斗鎮的一戶人家搶走,說家裡的薑母鴨一流,聽說我是道門中人,興奮的說他家旁邊就有一個財神廟,我只好從了。


才哥說跑“田中馬拉松”是絕對不可能PB的,除了26-30K有個越野式山路爬坡外,其他都是賽道外的因素。



這跑前的隆重熱烈就足夠消耗神力的了,而開賽鳴槍前,馬路兩邊多達四十多種、好多不認識的補給就已上了街,讓我這類基本不吃補給的嚴肅跑者也難免想墮落幾許了。



入場沒有安檢,6:20鳴槍起跑,沒有硬隔離,沒有警戒帶,沒有嚴陣以待的警察、保安、交警,只有滿臉單純的田中鄉親們洋溢的燦爛。

起跑後溫度就接近30℃,濕度100%,顯然不能跑快,一路跑過田中十幾個村莊組成的成片的稻田,那裡似乎有李健和孫儷在對唱著的風吹麥浪。


跑過300多年歷史的八堡圳(水渠)蜿蜒的溪流,似乎聽見裴多菲在朗誦:我願意是急流,山裡的小河,在崎嶇的路上、岩石上經過……



一切的寫意在26公里時戛然,這裡有4公里長,兩次翻越海拔1050米的好漢坡!!!


不過此時有更密集的補給陣容,鳳梨汁、綠豆湯、冰沙、蜜麻花、手工蛋糕、烤蛤蜊、烤乳豬、炸醬麵。



最記憶的是沾梅子粉的青橙片和冰鎮的仙草茶,還有那自贊為來自武漢的麻辣香干。


鑼鼓、樂器、礦泉水瓶自製的沙錘、鍋碗瓢盆、奶粉罐、鐵桶全部都是加油的道具,呼喊著你名字(田中馬拉松的號簿名字特別大),告訴他們心中的話!



最奇葩的是八個大馬路路口,交警會間中的攔停參賽跑手而讓車通過,最後3公里加油的辣妹會搶停想衝刺的男跑手。

種種這些,卻讓絕對難以破PB,既不是官方主辦、又不是田聯認證的田中馬拉松,成為台灣最難中籤的馬拉松賽事。



這應該是回歸單純後產生的神跡,道家稱之為:“嗜欲淺者天機深,反者道之動!”,單純起來後能得到天道的力量加持,與人於事概莫如此!


文章來源:中國網友梁高了 (taichi梁)授權,運動筆記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