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王者 台灣百公里紀錄保持人劉治昀

笑傲糨糊
發表於2015/04/29
20,744次點閱
19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14宜蘭冬山河超馬100公里組以7小時29分50秒打破台灣男子紀錄。2014與2015 The North Face 100完成二連霸。這位來自台中,稱霸台灣公路及越野百公里的奇男子-劉治昀,在年輕一輩的跑者中,恐怕是非常陌生的名字。記得第一次與劉治昀教練見面,是2年前在一場越野教學課程中,他負責在集合地點打點參加「越野跑講習」活動的跑者搭乘遊覽車,在車上與劉教練閒聊一段,他的低調、謙虛、和善使我映像深刻,當時我對他的背景一無所知,卻經常看他在志工行列中忙進忙出。過去那些年,劉治昀鮮少出現在馬拉松賽道上,默默的將跑步當作生活中的一部份,在沉默中累積王者的能量!

訪談前設定了很多主題,當然也在網路上做了不少功課,沒想到第一個正式的問題就有驚爆的內幕,也打亂了原有的安排.....
(照片來源:笑傲糨糊)

跑者的生活

跑步是一個天天都存在的大問號,它會問你:「你今天要當膽小鬼,還是要堅強?」- ----Peter Maher (前加拿大馬拉松選手)

這一天約了劉治昀在他工作附近的咖啡館見面,原本下班後是他訓練的時間,因為剛比完TNF100不久,目前仍屬於恢復期的他,時間算來充裕。
63年次的劉治昀,蓄著跑者常見的短髮,黝黑的皮膚與明亮有神的雙眼,搭配一席灰黑的運動外套,剛下班的他,沒有顯露出一絲絲的疲倦感。在漢翔工作的他,每天規律的作息時間,養成他規律的生活方式。雖然事先設定了幾個話題,不過說到要訪問,劉治昀看起來還是有點緊張,所以我就先從閒聊開始。

劉治昀與女兒,拍攝者-楊振松(照片來源:劉治昀

「超馬跑者的跑量都很大,你是如何兼顧家庭、工作與訓練?」跑者總是愛從跑量開始聊起,因為永遠都覺得時間不夠用。
「除了平日利用清晨早起與下班後的空檔外,假日我只練清晨一次,其他主要的時間還是陪伴家人。」2008年後有一段時間,劉治昀因為女兒的出生,一度讓他幾乎不曾出席國內任何一場賽事。
「這樣你早上訓練要很早起來,也要很早睡吧!」對於我這個不適應清晨練跑的人來說,能清晨起床練跑這件事總是無比的汗顏!
「其實我也沒有很早睡」劉治昀不好意思的說。
「我每天晚上睡眠頂多5個多小時,中午再利用午休時間小睡片刻就足夠了。」很多跑者的睡眠量都很大,看來劉治昀並沒有讓自己練得太累。
清晨是他慢跑的時間,都是很慢很慢的慢跑速度,就是一種可以邊跑邊聊天的速度而已,跑量週量與其他超馬選手相較算是少的。像這次TNF100賽前最大週量,也只來到130幾公里而已。
「所以你是很重視訓練的'值'是嗎?」
「也沒有特別有什麼值」劉治昀又謙虛的說。
「除了早上固定1小時的慢跑外,傍晚大約是兩天一次的強度,一般都以20公里的配速跑為主,速度約4分速,其他的時間都是慢跑,就是慢慢跑這樣。下班後的訓練會特別重視收操,尤其是伸展方面,大概會花個2個小時左右。」

故事的開始

「越過極度疲憊與沮喪的界線後,我們也許會發現自己擁有從未意識到的力量與自在。這些潛在的力量從未被發掘,因為我們從未強迫自己越過障礙力量的高牆。」----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

根據我的觀察,目前頂尖的業餘跑者都有相當長的運動歷史,有些跑齡不多,但運動史卻非常長,比如在今年48小時超馬賽中破全國紀錄的李芳吉,雖然跑齡只有短短地2-3年,但卻有數十年攀登百岳的經歷。劉治昀的運動史照理說也相當長,訪談前我搜尋了一下馬拉松普查網,卻遍尋不著任何成績紀錄,Google大神也只能告訴我他近年來的知名成績。這也是我最想要解開的一個謎團!於是我正式提出第一個想要深入探討的問題。
冬山河100公里(照片來源:運動筆記)

「你的運動史應該很長吧?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什麼時候?PB是多少呢?」
「我本來就很愛運動,以前學生時代就是桌球選手,還靠此保送大學,不過後來我沒有去唸」劉治昀沒有細說原因,但我感覺到有一股惆悵。
「我開始跑步是在1998年,算一算有17年的跑齡了」
「哇!17年,那真的跑很久了,那初馬是哪一場?」我拿著筆準備寫下;
「我其實初馬就報100公里了....」幾乎以感覺到抱歉的感覺說出這句話。
「蛤!」我驚訝了一下,這完全不按照劇本啊!太令人訝異了!
「那當時,你最長的距離應該已經練到超過全馬距離了吧?」我很堅信一定是這樣的。
劉治昀用很靦腆的微笑著說「其實報名時,我最遠練習的距離差不多就28公里!」這下我一整個掉下巴。
「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初生之犢不畏虎吧!」劉治昀接著說。
「比賽的那一年是你開始跑步的幾年後?」我一臉狐疑著發問,心中想就算最遠跑28公里,也練過幾年吧。
「就是我開始練跑的同一年」這個答案當下我一整個震攝到....也就是說,眼前這位奇男子在練跑約半年的情況下,就參加了人生第一場路跑賽事,而且還是百公里超馬,這對一般人來說,要不是練武奇才,就是無知啊!接下來我也只能脫稿演出,因為完全不符合邏輯了!

「當時為何想要報這場賽事?」
「因為我當時怎麼跑都跑不贏人家,5千、一萬、半馬距離都不行。所以1998年當時國內還沒人跑過一百公里的距離,那一年是第一次舉辦一百公里的賽事。加上只要完賽就有獎金一萬元,當時的太平市長又跟我說,有跑完再加一萬元,後來又有一個里長說,跑完再加一萬,為了這三萬元,我就衝了!」
「哈哈!原來'隆喜為得三滿摳啦!'」我說笑著用台語回答他,劉治昀也笑著說「是啊!是啊!當時三萬元真的是最大的動力。」
「所以你參加的就是林義傑成名的那一場百公里賽事對吧!」
「是啊,就是那一場。那一年我幸運的獲得國內第二名,林義傑是國內第一名」
當下我們一直想不起來那場賽事的名稱,回來後,我查了一下這場於17年前舉辦的賽事,試圖找看看是否有劉治昀當年參賽的照片。很可惜的是,17年前網路尚未發達,後續也無人維護建制這些資料,只有留下當時冠軍身影的剪報,屈居第二的劉治昀幾乎連名字都極少被提到。
當時國內舉辦的第一場一百公里超長距離賽事,就是慶豐台北國道國際100公里超級馬拉松賽,賽事於11月22日半夜1點半正式鳴槍起跑,最後國內僅有10位好手在規定的11小時內完賽。這10位台灣超馬先驅分別是林義傑、劉治昀、吳勝銘、陳英謙、游秋風、蔡慶躍、鄭文明、施志興、呂志平、楊新富。隔年1999年因為921大地震停辦,2000年才又續辦一次。
(照片來源:笑傲糨糊)

「我很好奇,你當時是如何開始想要練跑的?」
「1998年4月1日」劉治昀毫不遲疑的說出這個日期。
「記得這麼清楚,想必是非常特別的一天,可以說一下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嗎?」我小心翼翼的提問,深怕勾起什麼傷心回憶!?

「那一天無聊,我一個人中興大學去散步,看到一群人在操場上拉筋,應該是要準備跑步。因為以前當桌球選手的關係,有參加過區運,對於長跑選手的體型很有映像,但眼前這位看起來壯壯的,怎麼看都不像跑者,我就走過去問他說,等下你們要跑步嗎?」
「是啊!等下要跑一圈90秒, 要不要一起跑?」這位壯碩的年輕人很熱情的回答他。
劉治昀心想,當兵時5千可以跑到18分出,這樣應該沒問題,了不起跑個5圈就很厲害了吧!
反正也是閒來無事,於是就跟著這個壯碩的年輕人,還有他的十來個夥伴一起跑。跑著跑著,漸漸的跑道上就剩下他與這個壯碩的年輕人,此時已經來到第11圈,將近5千公尺;劉治昀終於耐不住的開口問道:「請問我們今天要跑多久?」
「我們先跑個50圈看看吧!」壯碩男回答他。
劉治昀聽聞馬上跳車,心想怎麼有可能跑50圈?!於是就在操場旁按著碼表幫他計算,結果壯碩男最後不只跑了50圈,而是跑了75圈。此舉讓劉治昀驚訝與佩服不已,興起了要挑戰他的念頭!也開啟了他練跑的日子!
這位壯碩男是誰呢?就是大名鼎鼎的台灣冒險家,大腳丫長跑協會的總教練-陳仲仁。

當時從事鑄造的劉治昀,每天工作8個小時幾乎都在從事體能訓練,雖說當時薪水蠻高的,但是體能負荷非常大,據他表示,工廠裡面幾乎都是原住民,他算比較特殊。由於當時他們做的是鋼模鑄造,只需要幾分鐘就成型,所以要一直重複搬重物,不停不停的搬,每天搬的重量要真要算起來的話,大概有20噸。也就是這個原因,讓他練就了好體力!劉治昀說,當時只有體力,沒有技術,姿勢也亂七八糟,反正就只知道「跑就對了!」

2014年8月5號 5000公尺測驗 照片拍攝者-陳澤民(照片來源:劉治昀

自從認識了陳仲仁後,劉治昀幾乎每天都去中興大學報到,在他們那個時代,有很大一群61到67年次的長跑愛好者聚在一起,知名的有吳文騫、廖顯湖、賴錦源、萬志徨、黃政達....等一堆高手。劉治昀表示,當時他5千公尺成績練到16分10秒在他們面前都是小case。
劉治昀說,那段被嚇到的日子他永遠不會忘記。


EAT & RUN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鄧小平

「自從我看了Scott Jurek的 EAT & RUN(跑得過一切)的書後,我很喜歡探討跑者與吃的關係,我覺得生活就是'活動'與'吃'兩件大事而已,你對於'吃'這方面,有什麼特別安排嗎?」
「平時我沒有特別安排,我不太挑食。包含比賽的補給我都沒有特別安排,只有在比賽前幾天會讓自己多吃一些未經加工的粗食,像是玉米、蕃薯、馬鈴薯等,只吃他的原型,沒有過多的烹煮。我不挑食,原則上會少吃垃圾食物、油炸食物,不喜歡高油脂的食物,也沒有吃零食的習慣。」
「不吃零食,那不會連啤酒都不喝吧?」
「哈,會啦,偶爾還是會喝一下!」
「跑步補給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嗎?」雖然明知賽時的補給每個人絕對不一樣,但經常在跑超馬只要吃太多就會掛點的我,總是想要尋找還有什麼是我沒試過的食物,這也是許多想要入門超馬者的痛。
「越野賽事為了要求好攜帶與輕量化,我也只能選擇像是Gel跟PowerBar這類的食物,跟大家一樣。這次TNF就吃了3條Bar跟4包Gel。」這個答案讓我有點失望。
「只吃這些補給很膩啊!」我抗議著說。
「沒辦法,為了要攜帶方便。」劉治昀無奈的回答。
「冬山河100K破紀錄的時候是繞圈賽,補給有特別安排嗎?」我像個調皮的孩子般,不放棄的繼續問。
「科學麵算是特別的嗎?我很喜歡吃科學麵,連這次TNF100起跑前,我還拿著一包科學麵在啃,吃完我就袋子折起來帶著,水站就當水杯用。不過我長距離的多日賽一定會補充一些蛋白質;電解質方面我會自己準備鹽巴,用空的膠囊裝起來,像冬山河100,我是設定1圈吞一顆,這次TNF的話,後段我是1個小時2-3顆,這都要看天氣狀況來調整。」
「這樣吞下不會對胃部造成負擔嗎?」我擔心的問。
「一定要配適量的水才可以。」劉治昀解釋後接著說:「國內運動科學資訊普遍落後,很多書甚至還停留在20-30年前的內容,尤其是對於運動飲食方面,一直很缺乏。」
劉治昀回憶起第一次環台賽時,很多選手跑一半就棄賽,他與他們閒聊時發現這幾位跑者在多日賽事期間,居然都不攝取蛋白質,只攝取大量的碳水化合物,難怪最後要棄賽收場。
「訓練與補給的策略要很科學化,不要再有那種土法煉鋼的想法。」最後劉治昀語重心長的說「運動科學不斷的翻新,跑者也要不斷的更新學習才行。」

2014年福建泰寧戶外挑戰賽 拍攝者-楊振旺(照片來源:劉治昀

「現在的馬拉松賽事,一般跑者都很在意補給的澎派度,對這種奇特的現象你有什麼看法?」
「如果是標榜嘉年華式的活動倒是不為過,若是正式比賽,或想要挑戰成績的話,就不行了。」劉治昀接著說:「但台灣賽事太多都趨向於嘉年華。如果要依照國際馬拉松規章,機能性飲料選手都要自備,所以連運動飲料大會其實都不需要提供的。」劉治昀建議跑者有機會要多國去參賽,讓自己多開開眼界。

過去、現在與未來

萬事萬物,達到極致完美的境界,
並非在無法多增添任何東西的時候,
而是在無法再減去任何東西的時候。
-〈小王子〉 作者-Antoine de Saint-Exupery

「近年來馬拉松這項運動大爆發,但跑者的成績似乎與你們當年有段差距?在當時SUB3似乎是很常見的成績。」
「跟現在馬拉松賽事爆炸的年代相比,當時馬拉松一年只有兩場,一場曾文水庫,一場國道馬拉松,當時大家的成績普遍都不錯。現在場次變多了,參加的人也多,總的成績卻沒有特別的突出。」劉治昀也認同的表示。
「那時候我很努力的跑2小時39分,最多只能獲得第7、第8名,那種成績在那個年代,連分組都拿不到。現在太多人只追求單場的冠軍,反而忽略了如何提昇自己的成績,在休息不足情況下,想獲得更大突破是有限的。」
「跑者恢復不夠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劉治昀給了這個結論。

劉治昀表示他早期曾參加林口體院(國立體育大學的俗稱)的人體實驗,當時是為了廖永欽的碩士論文(不同海拔高度半程與全程馬拉松比賽於血液生化值的變化),在長達2個多月的實驗中,透過抽血檢驗做紀錄,發現自己雖然在訓練或賽後,外表或自身感覺已經恢復,但血液中的數據告訴你事實上並沒有。這一點是劉治昀認為目前國內跑者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參加的比賽太多,休息的時間太少。

2012鄂爾多斯國際戶外運動挑戰賽 (照片來源:古塵流探險隊

2012鄂爾多斯國際戶外運動挑戰賽 泛舟65公里(照片來源:劉治昀)

2012鄂爾多斯國際戶外運動挑戰賽 蒙古沙漠越野跑 (照片來源:古塵流探險隊)

「我發現你很喜歡從事多樣化的冒險運動,有獨木舟、垂降、攀岩、登山、騎自行車、游泳、定向越野、直排輪,不單只是跑步而已。我可不可以這樣假設,成就你今日成就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你喜歡從事多元性的運動,所以你的協調性與核心肌力、平衡感都比一般人來得好,不單單是因為單純的練跑所獲得的能力。才造就你今日百公里的紀錄。」
「以戶外運動來說,差不多就天上飛的沒有參與外,其他的都有參與到了。從狹義的方面來說,我確實是會比專練跑步項目的人核心來得強,有可能比單練單項的跑者有更好的核心結構,你提到的這個原因,我也有想過。」 

「未來呢?未來還是會繼續跑下去嗎?」
劉治昀表示,他從不局限自己,只要是運動他都喜歡,不一定會一直在跑道上,也許有一天,大家會看到他又開始參加桌球賽也不一定!

2015年TNF100(照片來源:運動筆記)

「對你來說,跑步是什麼?」
「跑步就是生活的一部份」
「跑步也是我釋放壓力的重要出口;如果沒跑步,我可能瘋掉了。」

訪談後話

(照片來源:劉治昀

訪談後又接著與劉治昀聊了一下,對於未來台灣是否有機會發展如日本UTMF一樣的賽事,他表示其實台灣有相當好的條件與路線,因為他跟陳仲仁本身也是登山嚮導的關係,所以對台灣山林相當熟悉。但礙於國內官方大多不願意負責的態度,總是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沒有人願意負責,這才是目前推展國際越野賽事最大的困難點。
年輕人追求的是新鮮、艱難、又吸引人的任務。2002年美國年輕人大量的投入山徑越野跑,成了全美成長最快的戶外活動。而吸引這些人的不光是賽跑,還有探索身體未知能耐的刺激感。相信台灣在這幾年也會開啟這樣的風氣,我深深的期盼,台灣也會有一個國際矚目的百英里越野賽事!

小秘密-
1. 2014年劉治昀參加TNF100時拿下冠軍,其實出門前是被老婆禁足的,因為前一週他去登山,回來後感冒身體不適。不過他卻偷偷地跑去參賽,老婆發現後很生氣的傳簡訊給他,要跟他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劉治昀看得很難過。在比賽的過程中,回想起這件事,更是感到一陣錐心刺骨的痛。他想著「老婆這麼生氣,我若沒有跑出一個好成績怎可以」,於是他憑藉著這份負面的情緒,把自己逼到極限,最終拿下第一次的百公里越野賽冠軍。當然,他們現在還是很恩愛的囉!
2. 劉治昀本身有氣喘的毛病,一次老婆開刀,他在醫院外面等待時,自己氣喘發作嚴重到要按警鈴求救。以前出國參賽時,氣管擴張劑更是不敢離身,填寫參賽資料當然也不敢填寫氣喘的毛病,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跑步訓練下來,現在氣喘已不曾發作過,連藥都放到發霉了。